山東抓安全生產:為了0前的那個1

http://www.cdnews.com.tw 2017-10-13 17:33:57
  華夏經緯網/1和0的數理邏輯,演繹出了資訊時代的全部繁榮。繁華耀眼,背後1和0的發展邏輯卻更為可貴。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始終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第一位的論斷,洞悉0和1的基本規律,把繁複現象背後的本質講述得殊為透徹:如果沒有安全這個“1”,再多的發展成果也難免成為毫無意義的“0”。

  人命關天。四字雖短,道理卻說得淋漓盡致:安全生產事關群眾的福祉和獲得感,安全生產已經是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回望來路,山東從建國之初一窮二白的農業省,發展到全國舉足輕重的工業大省,加速工業化之路,正是伴隨著與安全生產隱憂和傷痛的鬥爭,以問題為導向,不斷促進制度升級、理念升級,抓出安全生產新局面之路。

  問題導向:

  抓住關鍵點做出真成效

  “各級黨委和政府、各級領導幹部要牢固樹立安全發展理念,始終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近4年快過去了,但習近平總書記在黃島“11·22”事故後深切的囑託言猶在耳。

  沿著管線的方向看,佔壓在上的廠房、村莊被生生拆出一條10米寬的“衚同”,像一串連續的“!”。

  騰房、撤人、改線,見房拆房,見棚拆棚。2016年8月,我省提前一年半完成1.1萬公里油氣管線上的2929處隱患整改。

  事故是最無情的檢驗員。海恩法則告訴我們,每一起嚴重事故的背後,必然有29次輕微事故、300起未遂先兆和1000起事故隱患。“11·22”事故後,山東增強問題意識,堅持問題導向,以“一竿子到底”的決心和韌勁,盯住具體事,抓住關鍵點,做出真成效。“堅決不留死角、不留盲區、不留遺憾。”省委書記劉家義斬釘截鐵地說。

  山東是我國化工第一大省,化工產值佔全國化工的1/5,也佔山東整個工業的1/5。在山東,化工是當之無愧的支柱產業,卻也是安全生產的第一隱患。

  2015年下半年,山東省政府開展“化工產業轉型升級三年行動”,制定了100多項安全、環保、節能指標,對全省6900家化工生產企業逐一開展了“三評級一評價”。

  很多小老闆說,化工不好幹了。截至2017年8月底,全省已關閉轉產化工生產企業1910家,停產整頓約3000家。

  今年6月,省委、省政府開展為期5年的“全省化工產業安全生產轉型升級專項行動”,由省長龔正任領導小組組長,成立專門的正廳級機構“化轉辦”。“全省化工產業大排查快整治嚴執法緊急行動”,採取8項斷然措施,立即停產差評企業和不參加評級評價的企業,暫停審批新上危化品項目,公佈舉報電話,發動全省人民監督。

  過去,化工賺錢快,有的縣、鎮紛紛搞起“化工園區”,當地百姓“談化色變”。2017年7月,山東上收所有新建化工類項目的核準備案權至市級,將危化品項目投資門檻提高至3億元。

  像化工產業這樣的清理整頓,我省的多個高危行業也在上演。2011年,山東在國內率先限定了地下開採礦山的最小開採規模,至2015年,關閉煤礦83家、非煤礦山1981家。2016年,我省開展非煤礦山轉型升級,625座生產礦山中差評101家,限期整改、關停淘汰。目前,我省非煤礦山從最多時的10000多家減少到了1000多家。

  理念升級:

  以人民為中心的行動自覺

  “對安全生產,思想上是不是真正重視了?抓安全生產,責任是不是真正落實了?管安全生產,制度執行到位了沒有?強化安全監管,我們的措施管用了嗎?抓工作落實,我們的成效怎麼樣?我們的作風是不是深入紮實?”

  省委書記劉家義振聾發聵的“六問”,直指安全生產的核心要義——如果沒有安全這個“1”,再多的發展成果也難免成為毫無意義的“0”,抓安全生產,就是以人民為中心理念的具體落實。

  事實上,抓安全缺的不是安排部署,不是經驗教訓,而是思想上的高度重視和行動上的高度自覺。

  令人欣喜的是,共識正在達成,理念漸入人心,行動變成自覺。

  在企業,山東鐵雄冶金科技有限公司門口一個巨大的標語牌寫著“一怕臟,怕臟就要清潔;二怕苦,怕苦想法改變;三怕死,怕死才知安全。”從“三不怕”到“三怕”,體現的是對生命的敬畏。在魯西集團,當年利潤只有1億多,卻拿出3000萬學習杜邦的安全體系。有人說,不穿工裝,在商場裏都能認出誰是魯西的職工——乘扶梯抓握扶手的就是。在山東東明石化集團,車間主任不重視安全,就調整。目前,90%的車間主任都幹過安全、管過安全。

  在社區,從2002年濟南市槐蔭區青年公園街道在中國大陸率先引入安全社區理念開始,我省目前已創建國際安全社區6個、國家級安全社區101個、省級安全社區260個。

  前不久,省安委會出臺《關於進一步加強企業全員安全生產教育的培訓意見》,推動建立全面、強制性的教育體制,今年要做到高危企業所有從業人員安全培訓和考試全覆蓋。省安監局局長付偉說,要學習交警的辦法,開發網上的學習和考試平臺,以考促學,提高安全生產的認識和能力。

  制度升級:

  織密制度體系築牢安全根基

  今年,山東再次調整加強省安委會,省長任主任,副省長均任副主任。如此高規格配備,再次釋放出強烈而明確的信號:安全天大。

  為此,一套于法周延的安全生產制度體系,正在山東搭建起來:健全落實安全生產責任制,改革安全監管監察體制,大力推進依法治理,建立安全預防控制體系,加強安全基礎保障能力建設……

  現代安全理論認為,事故可防可控。風險形成隱患,隱患釀成事故。管控好風險,不讓它發展成隱患;一旦形成了隱患,及時排查治理掉,就不會釀成事故。

  省安全生產監察總隊總隊長李保民,今年年後基本沒著家。檢查一個接著一個,隨隊的安全專家笑稱“自己快被原單位開除了”。李保民的故事背後,是打破“熟人情面”的異地檢查制度、全程留痕制度、五個當場制度、同類問題通報制度、“一企一冊”整改檔案制度……有應檢企業說,簡直人人都是“霹靂手”,天天都是“大快嚴”。

  24歲的沈龍,是山東能源臨礦集團會寶嶺鐵礦機運工區的一名電工,負責提升機的電控檢修。他的工裝口袋裏裝著一個小本子,上邊印著該工序的10個危險源和19條管控措施——這是他們全員“頭腦風暴”搜尋危險源形成的成果。沈龍的故事背後,是山東在全國率先推進“兩個體系”建設,即“風險分級管控、隱患排查治理”體系建設。

  “兩個體系≡安全,恒等於,是‘三道杠’,是治本之策!”會寶嶺鐵礦黨委書記、董事長邵昌友說。省安監局規劃處長高發虎說,山東力爭明年底在所有企業基本建成“兩個體系”。每個崗位的危險源都管控住,人人都是安全員,安全形勢會有大的改善。

  廣袤的鄉村,原來是安全監管的薄弱環節。如今,全省有1770個鄉鎮(街道)均單獨設置了安監辦,安監辦副主任均明確為副科級,平均每個鄉鎮(街道)有專職安監人員4.3名,補上了政府監管的“神經末梢”。

  追責是最好的警示燈。我省對省有關部門和17市政府進行年度考核,對發生重大生產安全事故的市“一票否決”。2016年的考核中,淄博、棗莊兩市因發生重大事故,被評定為不合格等次。去年的市、縣政府換屆中,多名縣(市、區)和鄉鎮的黨政領導幹部,因落實安全生產責任不到位,轄區內發生較大以上生產事故,暫停提拔或重用。來源: 大眾日報(王偉 編)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