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第一財經日報》:地方隱性債務 將有統一口徑界定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5-17 07:35:03
 上海《第一財經日報》17日頭條新聞如下:

 “當前地方政府性債務就如一座冰山,水面上的是顯性債務,而水面下的就是隱性債務。隱性債務的危險性不言自明。”近日在北京召開的全國政協“健全系統性金融風險防範體系”專題協商會上,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說。

 防範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成為這次會上關注的焦點之一。

 在防風險攻堅戰下,地方政府債務風險中隱性債務增長引起中央高層關注。去年中央明確提出遏制隱性債務增量,包括地方政府借融資平臺公司、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政府性基金和政府購買服務方式變相舉債相繼遭到“封殺”,各項清理整頓工作也已經開展。不少省市正在摸清當地隱性債務規模並上報。

 不過一位元地方財政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稱,由於目前並沒有界定隱性債務的統一口徑,因此實際摸查中有些把握不准,統計資料可能存在偏差。

 一位元知情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關於隱性債務統一口徑,很快將下發的一份高級別檔中會明確。地方政府在法定政府債務限額外,以任何形式違法違規或變相舉借的債務,都是隱性債務。由於隱性債務有了口徑後還是容易被一些地方規避監管,因此對隱性債務的認定將實行穿透式,實質重於形式。

 不少地方已經採取措施來化解隱性債務風險,遏制隱性債務增量。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楊志勇對第一財經表示,從政府資產和債務來看,我國的債務風險完全可控,化解隱性債務風險不可操之過急,否則可能出現踩踏風險。

 隱性債務風險受空前關注

 經過2014年清理甄別後,政府性債務規模逐步顯性化。隨著2015年新預算法實施,地方政府舉借債務被規範,唯一合法通道為發行地方政府債券。地方政府債務也被全部納入預算管理,而限額管理給地方政府舉債設置了天花板。

 根據財政部資料,截至2017年末,我國地方政府債務16.47萬億元,債務率(債務餘額/綜合財力)為76.5%,低於國際通行的警戒標準(100%)。

 “從總的情況看,當前地方政府債務在可控範圍內,問題比較突出的是隱性債務的風險。一是規模比較大;二是隱性債務集中在市和縣兩級;三是部分隱性債務對應的資產變現能力不強。”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主任李盛霖在去年12月底的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一次會議上說。

 審計署近些年公開披露,不少地方存在隱性債務。比如在2016年的地方政府債務專項審計中發現一些地方出現隱性債務,內蒙古、山東、湖南和河南等4個省區在委託代建項目中,約定以政府購買服務名義支付建設資金,涉及融資175.65億元;浙江、河南、湖南和黑龍江等4個省在基礎設施籌集的235.94億元資金中,不同程度存在政府對社會資本兜底回購、固化收益等承諾。

 不久前,審計署還揭露了湖南邵陽等6個市縣變相舉債形成154.22億元政府隱性債務。比如,2017年8~11月,邵陽市融資平臺公司邵陽市城市建設投資經營集團有限公司通過利用政府道路管網等公益性資產開展融資租賃、發行中期票據等方式,從銀行、信託投資公司和融資租賃公司等機構舉債72.33億元,主要用於償還到期債務和市政基礎設施建設。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