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55期/一幅墨寶情繫三地三代人/劉碧蓉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3-05 22:20:17
 2015年日本宮崎縣日南市的藤田義弘先生,把劉大同與陳其美二位革命志士寫給他祖父藤田禮造的墨寶,贈予國父紀念館典藏。陳其美寫的是「濟困扶危有心者,亦丈夫也」;劉大同的是「揚鞭慷慨定中原,不為讎仇不為恩」。

 陳其美(1878-1916),又叫陳英士,孩提時期曾當機立斷救一名玩火不慎燒滿全身的小孩。他是孫中山倚重的同志,曾擔任上海討袁軍總司令,中華革命黨總務部主任,後不幸遭人暗殺身亡。陳果夫、陳立夫是他的姪子,他與蔣介石的關係非常密切,孫中山與蔣介石的相識,就是出自陳其美的介紹。

 至於劉大同(1865-1952)何許人也,並沒有多少人知道,他雖是中華革命黨東三省支部部長,卻僅在《國父全集》中出現幾則報導而已。

 劉大同對長白山的貢獻

 2015年12月筆者在發表〈陳其美、劉大同墨寶的最佳歸宿:國立國父紀念館〉(《國立國父紀念館館刊》第41期)後,接受時任長白山文化研究會張有福會長的邀請,參加吉林省安圖縣長白山保護開發區二道白河所舉行的「紀念劉建封誕辰150周年長白山詩會」,認識了劉大同(即劉建封)的曾孫劉自力夫婦,他們是天津音樂學院的教授,隨後又與張會長、劉教授夫婦前往長白山及安圖縣府拜會參訪。

 到了吉林安圖縣,方知劉大同對長白山的貢獻。劉大同原名劉建封,山東安丘縣人,清末秀才。1896年為奉天候補知縣,1908年奉命率隊踏查東北第一大山─長白山,1909年被清廷任命為首任安圖縣知縣,兼統帶松圖兩江林政局軍隊。1911年武昌起義爆發,劉大同雖為清朝地方官,卻在安圖舉兵,響應各省獨立,並成立「大同共和國」,宣告獨立,後為東三省總督趙爾巽興兵征剿,退避奉天。1913年3月在大連起兵討伐袁世凱後,11月亡命東京。

 劉大同科學探測長白山

 劉大同在安圖縣家喻戶曉,1908年5月28日(國曆7月1日),他奉命率領5名測繪員和16名勘察隊員,踏查奉、吉兩省界線,兼勘長白山和三江(圖們江、鴨綠江、松花江)之源。劉大同認為,長白山山頂是清王朝的發源地,圖們江、鴨綠江又是中韓國界,身為朝廷命官,實有責任前往詳勘,方能不愧對國家社會。

 一行人從臨江出發進入長白山,先後兩次登上長白山頂的天池,返回臨江口時,已8月末。歷時3個月的踏查,足跡遍及江岡諸地300多處,為長白山主要景觀和天池周圍16峰命名,並探明圖們、鴨綠、松花等三江源流,勘分吉奉界線,查清中韓國界。先後寫下10萬字的《長白山江岡志略》、即景抒懷的《白山紀詠》。他還向清廷提出《長白三江考略》、《白山調查記》、《勘界說》、《中韓國界說》、《間島辯》及《籌辦防善後十策》等重要成果報告,拍攝41幅照片,製作成《長白山靈跡全影》,給後人留下寶貴的文化資產。為此,劉大同制定方案移民實邊,發展農業生產,建立松、圖兩江森林警察部隊,來保疆衛國,開發森林資源。

 百年後的2008年5月28日,吉林省長白山文化協會張有福會長帶領五位相關人員,以一周時間,沿著劉建封一行人所踏查的足跡,重新走進長白山,考察劉建封所記載的人文地理。同年7月1日,又在長白山保護開發區舉行「紀念劉建封踏查長白山100週年」研討會,啟動劉大同詩集的搜集出版、劉大同後人聯繫及安圖長白山文化博覽城興建等工作。

 劉大同、陳其美參與革命

 1913年亡命日本的劉大同,加入中華革命黨。回到大連後,與吳大洲積極推動黨務,不到4個月,就有17人加入中華革命黨。1914年9月,劉大同再度到東京拜訪孫中山,期望孫中山等中華革命黨協助他在大連發動軍事活動,他還被任命為中華革命黨東三省支部長。因而1915年1月才有陳其美奉命與戴季陶、山田純三郎到大連,支援劉大同在大連討袁起義。

 陳其美留學日本、做過滬軍都督,因討袁失敗而流亡東京,協助孫中山籌組中華革命黨,被孫中山任命為總務部長。劉大同做過清朝地方官,在東京加入中華革命黨,可說是大連地區有實力者。這二位算是民國初年的名人,又是討袁時期的重要領導人物。這段時間,他們的活動地點都在東北的大連,尤其大連還是日本的租借地,陳其美、劉大同在此組黨進行革命,需要有力的日本人士來協助。

 藤田禮造(1881-1957),佐賀人,是一位經營貿易的商人。1903年在三井物產會社上海支店的煤礦部門服務,1912年在大連自行開設「藤田洋行」,經營煤礦銷售,1918年返回日本,在神戶開設「藤田商會」,持續販售煤礦至二戰結束。藤田在大連認識了陳其美、劉大同。

 書法是文字書寫的一種藝術,常被人當作墨寶加以珍藏,尤以日本人最愛。因此,藤田家裡擁有這二幅墨寶不足為奇,此外,其家中尚保有孫中山、陳其美贈送的照片。

 不為人知的三地情緣

 從陳其美書寫的「濟困扶危有心者,亦丈夫也」,以及劉大同的「揚鞭慷慨定中原,不為讎仇不為恩」這二幅墨寶來推斷,陳其美似乎在感謝藤田禮造對中華革命黨伸出援手;劉大同的慷慨揚鞭起義反袁,並非為了私人恩仇,而是對當政者昏庸無能的感慨。因此,推測墨寶相贈時間,應在1914年三人都在大連的這段期間。另從藤田家中保存孫中山等人的照片及墨寶來看,可見他很珍惜與孫中山等人的交流,所以才會將孫中山、陳其美、劉大同送的照片及墨寶特別珍藏。

 藤田禮造因討袁活動讓他與中華革命黨的陳其美、劉大同相識,進而架起交流的橋梁。陳其美、劉大同贈予藤田禮造的書法,因授贈者及後人的妥善保存,今日才得以讓它公開呈現。這二幅墨寶雖是件文物,但其背後隱藏中華革命黨時期,三位中日友人如何在交往過程中,記錄著他們討袁活動的奮鬥史,也讓後人瞭解到這段不為人知的民間情誼。

 回台後,劉自力教授託筆者幫他尋找在台的二叔劉心源,幾經波折,最後得到海基會副董事長周繼祥的協助,去(2017)7月,劉心源先生的長子劉冠宏夫婦來到台北國父紀念館,鑑賞到他曾祖父劉大同的墨寶,同時也與劉自力有信件往來。劉自力夫婦除邀請劉冠宏夫婦回山東尋親外,也邀請了藤田義弘到山東去玩。義弘先生為與劉大同的後裔見面,這一、二年來,拼命地學習中國話,希望能用中文與劉大同的後裔見面聊天,筆者在此期待他們的願望能早日實現!

(作者劉碧蓉係國父紀念館退休副研究員)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