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54期/跨越內戰悲情─美國南軍後裔安魂祭值得借鑒/習賢德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2-03 01:34:56
 民進黨號稱「轉型正義」,卻見鐵網拒馬林立,以凌遲政敵為能事,並加速撕裂社會。二二八轉眼已歷71周年,如何跨過創痛獲得痊癒,美國南軍後裔在阿靈頓國家公墓的安魂祭,值得借鑒。

 153年前,為解放黑奴爆發的南北戰爭,是美國自小國邁向現代化大國的分水嶺。陣亡逾60萬人的血戰評價,與其說是北勝南降,更值得稱揚的是,勝方寬容接納,敗方務實磊落,朝野重歸理性,棄絕內耗,共同發展建設以厚積國力,終在二戰後躍居全球領袖。

 每年6月初,來自南軍七州的男女老少,都會慎重地至阿靈頓國家公墓內的邦聯紀念碑廣場,在安葬數百名南軍遺骸的傑克森圓環(Jackson Circle)專區,進行一場哀而不傷的隆重祭典。這在古今中外的戰史中,應屬罕見的寬容與人道典範。

 南軍後裔辦祭典撫慰亡魂

 由於南方邦聯首任總統戴維斯(Jefferson Davis)的生日是6月3日,追思儀式選在最接近其生日的周日,在1914年6月4日揭幕,由威爾遜總統親臨見證邦聯紀念雕塑,共同緬懷前輩英烈。雕塑底座鎸刻銘文:「不為名聲或回報,不求官位或階級,不受野心引誘,不受需求驅策。唯有單純服從職守,一如君等所知,這些男子承受了所有的苦難,犧牲了一切,更無所畏懼而成仁」。

 即便行之有年,但有緣現場見證這場「叛軍年會」者畢竟不多。當遊客撞見滿臉肅穆的白鬍老將及維多利亞仕女,高唱邦聯國歌I Wish I Was In Dixie Land,昂首列隊敬獻花環,施放古炮21響向英烈致敬,無不嘖嘖稱奇。

 「南方叛軍年會」成員來自當年南方邦聯七州及其武裝部隊後裔,包括:南卡羅來納、密西西比、佛羅里達、阿拉巴馬、喬治亞、路易斯安納、德克薩斯。負責籌組的單位則有:邦聯退伍軍人子女協會、邦聯兒童會、南方救濟協會、邦聯紀念協會。會眾在高聳的邦聯之女紀念銅雕底座前集結,在蘇格蘭風笛鼓樂團反覆吹奏下,循序向先輩行禮致敬。

 理性而勇敢地面對時勢及潮流,放下偏見與仇恨,轉而團結一致槍口永遠對外,這是美國百年來成功的關鍵。南北戰爭之後,不僅勝者名垂青史,敗者也無愧後人。李將軍與「石牆」傑克(Thomas J. Stonewall Jackson)的威猛剛毅,同樣載諸史冊贏得後人景仰。此後,北美50州再無鬩牆兵燹,只見朝野同心建設,不斷對外開拓茁壯。

 美國人記取分裂教訓

 阿靈頓公墓園區原為私家莊園,俯瞰波多馬克河及華府全境,最高點有一棟1802年建的黃色宅邸,係南軍統帥李將軍(General Robert E. Lee)故居。1831年西點軍校畢業的李將軍迎娶美國國父華盛頓繼曾孫女(華盛頓無所出,後裔均為夫人瑪莎與其前夫所生繼子),婚後卜居於此,直至內戰爆發。

 阿靈頓公墓啟用至今,歷經多次擴充,目前廣達252公頃的墓園安葬了包括:南北內戰、美西戰爭、中國義和團事變、第一及第二次世界大戰、韓戰、越戰、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反恐戰爭等超過36萬官兵遺骸。1864年5月13日,首位下葬的是一名南軍俘虜。內戰結束時,近16,000名士兵埋葬於斯。

 歷時5年的南北戰爭,陣亡61.8萬人(含病故),北方折損36萬人,南方損耗25.8萬人。賓州「蓋茲堡戰役」是內戰轉捩點,雙方僵持至1863年7月4日,始由聯邦軍取得空前勝利,雙方投入16萬人,犧牲者竟達三分之一。

 隨後,這片血腥戰場闢建為國家公墓,1863年11月19日,林肯總統為其揭幕啟用發表的簡短獻詞,成為闡釋民主信念最動人的經典篇章,他揭示了人人生而平等的信念,更號召存活者立誓:莫讓英烈平白犧牲,讓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長存人間。1866年出生的孫中山先生也受到林肯的啟發,從而孕育了救國救民的三民主義思想體系。

 李將軍善終轉任校長

 1865年4月9日,李將軍率領疲憊不堪的南軍部隊向格蘭特將軍(Ulysses S. Grant,美國第18任總統)代表的聯邦軍隊投降。李將軍唯一的要求是善待所有南軍將士,給予赦免期能免於戰後的政治追索,但對自己卻不置一詞;由於各方政治壓力,一直到他去世,始終未獲聯邦政府正式赦免。直到1975年,方由第38任總統福特(Gerald R. Ford, Jr.)下達特赦令,由國會回復李將軍公民權,為90年前結束的南北內戰畫下最後句點。

 南軍投降後,李將軍出任位於維吉尼亞西南,1749年建校的私立華李大學(Washington & Lee University)校長,1870年10月過世,安葬在該校李氏禮拜堂(Lee Chapel),其中典藏的校史資料,可謂研究南方歷史及李將軍生平的重要文獻。

 報恩惜福方能偉大

 華李大學與美國國父沾親帶故,乃因這所清教徒辦的私校,於1796年華盛頓第二任期即將結束前,獲贈大筆股票捐款化解財務危機,乃易名華盛頓學院,以誌恩典。這所距首都290公里的老大學,為紀念已故校長李將軍,復於1870年改稱華李大學。

 受降的格蘭特將軍給予南軍全體將士應有的尊重:軍官可攜帶手槍或佩劍離開部隊,並獲得一份由格蘭特簽署的證明書,證明他們已是放下武器的平民百姓,可自由返鄉,絕無追殺迫害為綱的「促轉條款」,不再追究責任,也不受任何歧視。聯邦政府堅守格蘭特的承諾,多年來保障每一名降軍個人及家庭的基本安全與尊嚴,無人在戰後遭受逮捕或入獄,亦無經濟或政治上的壓迫,安享一個普通公民和平而寧靜生活的權力,美國因而快速恢復元氣。

 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曾是南軍戰略要地,故景點多與內戰有關。著名的大石山浮雕,開工於1912年,60年後才大功告成。全長90英尺、寬190英尺、高400英尺,是全球最壯觀的石雕,三位人物全是南軍英傑:邦聯總統傑弗遜‧大衛斯、南軍指揮官李將軍,以及被尊為「石牆」的湯瑪斯傑克遜。若在台灣,恐怕早被噴漆或拆毀了。

 美國作為世界警察,雖長期展現資本主義及帝國主義的貪婪,但她之所以有今日,一點一滴都始自南北戰爭後的寬容互信所奠立的偉大傳承。

 長期走不出二二八自虐與內鬥情緒的台灣,如今竟以去中、去蔣為能事,斷章取義的史觀,折射出來的只有仇恨。更有自居史家者誇稱二二八死難者比美國南北戰爭還多,無須證據就可斷定蔣介石是元凶。

 政客在野時虛浮成性,不斷膨脹政見騙取選票,大權在握後,卻只會做減法除法且以整人為樂,完全不知如何福國利民,搞到天怒人怨。這樣的國策路線與私欲掛帥的病態思維,已難逃全民賠葬的敗亡厄運,如何奢談民主人權?又如何超越自我,完成看似偉大的轉型正義?

(作者習賢德係前輔仁大學傳播學院副院長)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