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1613期/文化--駱以軍:台灣為何像孫悟空般被壓著

三十萬字新書《匡超人》,受戴立忍事件啟發,思索台灣處境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1-31 19:52:36
駱以軍的新小說,探討了他過去較少接觸的政治議題。攝影/郭晉瑋
文/傅紀鋼

前言:

 被王德威譽為「最近台灣十多年來最了不起、最有創造力的一位作家,而且甚至是整個華文世界裡面最有重量的作家之一」的駱以軍,最新的小說,是為戴立忍寫的三十萬字聲明文,寫因被夾在中國與台灣國族認同中間的悲劇。

內文:

 現年五十歲的作家駱以軍,生於台北市,祖籍安徽無為,北藝大戲劇學研究所碩士。他是台灣少數專職寫作維生的純文學作家,作品包括小說、詩、散文及文學評論等。

 駱以軍曾獲多項重要華文文學獎,二○○七年也曾參與愛荷華寫作計畫。一○年,他以長篇小說《西夏旅館》獲得第三屆「紅樓夢獎──世界華人長篇小說獎」,這是華文文學最高獎金的獎項。 透

過時間差去延緩毀滅的降臨

 中研院院士王德威曾譽:「駱以軍是最近台灣十多年來最了不起、最有創造力的一位作家,而且甚至是整個華文世界裡面最有重量的作家之一。」

 駱以軍的最新長篇小說《匡超人》甫由麥田出版。十年內,他交出三部長篇小說《西夏旅館》、《女兒》、《匡超人》。駱以軍的作品,總是能反映個人生命的情愫,以及台灣當代社會時事的意義。最新的這本《匡超人》又將為台灣讀者帶來什麼啟示呢?

 駱以軍從一直相信小說是「永動」的。原本三十多歲寫《遣悲懷》時,申請台北文學年金計畫,原名是「五個真實時差有關的故事」,主角是剛自殺過世的小說家朋友邱妙津。這只是其中一個故事,寫到後來,他的目的是要去跟邱妙津辯論「我相信小說這件事」。

 駱以軍說:「但邱妙津的《蒙馬特遺書》是一種封印,她把所有活著的時間封印在一個愛的純粹意念裡面,而形成了她的死。我寫《遣悲懷》就是在發動一個永動,像一千零一夜裡面的胖皇后,不斷透過說故事來延緩王國毀滅的到來。」

 駱以軍在本書的書寫方式,就像是在邱妙津把水果刀刺入心臟之前,他坐在她的面前,透過不斷的喇賽,跟一個又一個故事,去延緩她的死亡:「你去看《遣悲懷》,它的設定就是裡面每一個故事都在講時間差,透過時間差去延緩一種毀滅的降臨。」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613期〉

(來源《新新聞1613期》2月1--2月7日)
【中央網路報】


相關鏈接:https://goo.gl/Lqya5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