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區域經濟/新舊動能轉換:山東的困局與破局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4-17 11:04:38
 自飛機降落濟南遙牆國際機場,踏入山東這片土地,記者便感受到當地人民對於改革發自內心的渴望與期待。短短幾天,記者接觸政府官員、企業高管、商人、專家、的士司機……聽到最多的一個詞就是“新舊動能轉換”。
 
 2018年春節後第一個工作日,山東省委省政府即召開山東省全面展開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動員大會。省委書記劉家義在會上闡明了推進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的總要求和系統部署。劉家義的這篇講話,內容實、問題准、態度真,迅速成為當天的“刷屏”文章。
 
 新舊動能轉換,這是山東在中國經濟邁入新常態下發出的改革強音。
 
 山東,無論產業結構,還是人口結構,都可以看作是全國的一個縮影。因此,山東的新舊動能轉換不僅牽動著山東人民的心,還具有先行先試、為全國經濟改革探路的意義。山東如何推進新舊動能轉換?具體措施有哪些?當前進展如何?帶著這些問題,記者奔赴山東,實地走訪當地企業、投資機構、政府部門、民間組織,一探究竟。
 
 困局已成
 
 曾幾何時,山東擁有全國最好最長的高速公路。“廣東的橋,山東的路”是山東人多年來的驕傲。然而,來到山東第一天,高速公路就給記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記者試圖走訪200公里外的濰坊企業,驅車駛入濟廣高速,這一不長的距離足足花費了近5個小時。記者觀察到,因高速公路正在修建擴充,很多地方設置了較低的車速限制。司機一邊抱怨限速設置不合理,一邊感歎“高速公路不夠用了”。
 
 資料顯示,目前山東高速公路通車里程已經跌落到了全國第8位,這與其大陸國內第三大經濟省份的地位極其不匹配。
 
 高速公路或許只是山東經濟陷入尷尬局面的其中一個截面。
 
 2013年年中,由香港、深圳等地學者組成的中國城市競爭力研究會發佈的“2013中國大陸城市分類優勢排行榜”顯示,山東與廣東、江蘇一併被評為2013年中國大陸最具綜合競爭力省區。
 
 然而近5年過後,山東已然“掉隊”。
 
 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2017年,山東省實現國內生產總值(GDP)72678.2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7.4%。同期,廣東與江蘇分別實現GDP 89879.23億元和85900.9億元,較山東多出1.72萬億元和1.32萬億元。而2013年,山東與兩者的差距不過7244億元和4523億元。
 
 若將時間再拉長,2009年是山東被廣東、江蘇逐步拉開距離的關鍵時點。資料顯示,1989年~2009年的20年裡,廣東GDP穩居首位,山東與江蘇齊頭並進、交替領先,20年期間山東有8年居全國第二,江蘇有12年居全國第二。但2009年以後,無論是總量規模,還是品質效益,山東與廣東、江蘇的差距越來越大。
 
 來自山東省發改委的一份權威資料顯示,國家“十一五”計畫提出,要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這期間,恰逢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國家啟動四萬億投資穩增長、穩就業,雖然保障了經濟的穩增長,但是也付出了巨大代價,其中一個表現就是結構調整明顯滯後。因此,對於各個省份而言,如何在“十二五”時期補上結構調整這一課顯得尤為重要,山東的發展也正是從這個時期開始減速的。
 
 從推進改革的時點來看,山東已經晚于南方經濟發達省份超過5年。“5年的差距,在他們加速發展的條件下,山東要用多少年才能趕上?”這位發改委官員感慨,山東的改革真的是時不我待。
 
 是什麼原因拖慢了山東的步伐呢?上述官員分析指出,一是品質效益不夠優;二是產業結構偏重,山東傳統產業占工業比重約70%,重化工業占傳統產業比重約70%;三是新經濟投入不足、創新能力亟待提升;四是資源環境約束不斷趨緊,山東能源消耗總量、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均位居全國前列,資源環境承載力接近上限。
 
 從內打破是新生
 
 困局已成,便需破局;若要破局,先尋病理。

 在記者採訪過程中,多位受訪者表示,山東經濟出現頹勢,創新不足、產業結構不合理、環境制約等因素是表層原因,理念意識、文化氛圍、體制等因素才是深層原因。“相對保守”、“安於現狀”是山東人自我評價時提及最多的詞語。
 
 雙向12車道的經十路是濟南市區的主幹道,然而諸多的紅綠燈、擁堵的路況令司機頭疼不已。的士司機劉師傅對記者說,經十路剛修的時候,司機們還在討論需不需要修這麼寬的馬路,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濟南汽車保有量大幅增長,曾經寬敞的經十路現在變成濟南最堵的馬路。劉師傅感慨,什麼時候濟南再多修幾條快速路呢?
 
 山東某上市公司是公認的行業龍頭,但其內部人士在與記者交流時,依然為公司當年沒有向產業上下游擴張,錯失發展的大好時機而歎息。其感歎,如果當時公司產業鏈發展更深,步子邁大一點,路子寬一點,或許公司的市值將遠超目前,而錯過風口之後,現在再想擴張已經困難重重。

 而另一家大型企業目前似乎在走上述公司的老路。多年的技術積累,使得該企業擁有令人豔羨的生產線,只要稍加改造便能豐富產品、擴充下游產業鏈。但企業冒險的欲望並不強。該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公司所處行業目前回暖,公司現在日子過得不錯,暫時還是會將主要精力放在自己熟悉的行業。

 山東財經大學區域經濟研究院院長張志元指出,山東在全國區域競爭大棋局中,優勢行業優勢不再,新興行業又發展滯後。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局面,與思想觀念不無關係。他認為,根子在於保守守成、改革創新意識不強。山東滿足於經濟大省、經濟強省的歷史身份,缺乏危機意識。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崛起,一大批新興業態誕生,缺乏創新思維和闖勁的山東逐漸與這一潮流失之交臂。

 “新舊動能轉換,山東首先就需要在思想觀念上取得突破,在體制機制上有所突破。”張志元表示。
 
 雞蛋只有從內打破,才是生命的誕生。山東推動新舊動能轉換,就是要從內打破,重新加速。

 人才的困局與破局

 困局的破解,不但需要內部的改革,還需外部的助力。
 
 “人絕對是企業發展乃至經濟發展的核心要素。”神思電子輪值總裁井焜直截了當地指出。在記者採訪過程中,他一再強調,人才能帶來視野和觀念的提升,能帶來更好的資源、更先進的技術以及轉型的動力。

 在近期各地轟轟烈烈的人才爭奪戰中,山東顯得有些落寞。傳統產業佔據主導地位的經濟結構和長期以來守成的思想,溫水煮青蛙般影響著這方土地的人們。人才匱乏是令這裡的新興產業公司最頭疼的問題,人才流失且引進乏力,山東面臨著兩難境地。

 井焜坦言,儘管公司在人臉識別佈局比較早,但和商湯、曠視等後來崛起的公司相比,缺乏頂尖人才。

 不光頂尖人才難引進,對於普通的研發人員,山東當地相關企業也是求賢若渴。

 浪潮集團一位元管理層人士告訴記者,濟南總部以普通工程師為主,但經驗充足且技術熟練的普通工程師並不好招攬。

 可以看出,人才已經成為制約山東高新技術產業發展的瓶頸。

 面對人才的困局,不少企業已經有了屬於自己的破局方案,即將重要的研究、運營部門遷往北上深等一線城市,甚至在全球佈局,然後再將國際最先進的理念、人才、技術逐步引進山東。

 浪潮集團在美國、北京、臺北、濟南均有研發團隊。據介紹,美國和北京主要是架構師級別及以上的高端研發人員。無獨有偶,歌爾股份(13.870, 0.11, 0.80%)、中孚信息(40.210, 0.00, 0.00%)等山東為數不多的電子企業也將公司重要的研究部門設立在其他人才聚集的地方。

 走出去,引進來,這是中國改革開放重大戰略,可以看出,這個戰略在推動山東新舊動能轉換方面同樣適用。

 新動能在

 “四新”與“十強”

 新舊動能轉換,包含兩個關鍵點,一是對新動能的認知,二是如何轉換。
 
 山東省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實施規劃中將“發展四新、促進四化、實現四提”定義為動能轉換的中心任務,其中“四新”為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山東將重點發展新一代資訊技術、高端裝備、新能源新材料、現代海洋、醫養健康、高端化工、現代高效農業、文化創意、精品旅遊、現代金融服務等“十強產業”。
 
 洪泰資本控股合夥人、洪泰山東總部董事長李文峰告訴記者,在培育新動能的過程中,更應該結合山東本身已有的優勢產業來推進新舊動能轉換工程。
 
 資料顯示,山東的工業發達,工業總產值及工業增加值居各省市前三位。
 
 李文峰進一步指出,新舊動能轉換並非一定要追求互聯網、大資料等最前沿專案,因為山東已經錯過了最佳的介入時期,倘若強行而為,反倒容易吃力不討好。相反,山東在裝備製造、化學等行業具有深厚的底蘊,稍加改變,就可以形成更具有競爭優勢的產業鏈。穩固根基,再謀求突破,這或許是山東新舊動能轉換中的一條捷徑。
 
 新舊動能轉換,既要盤活舊動能,又要在以新經濟為代表的新動能上面實現新突破。對於發展“四新”經濟,當地一些市場人士認為,儘管目前山東在新經濟領域的底子薄,但是這也意味著其未來發展空間廣闊,只要不斷加大科技創新投入,未來發展同樣值得期待。
 
 資料顯示,廣東、江蘇之所以在“十二五”期間拉開與山東GDP的差距,離不開對於科技研發不斷加大投入力度。

 資料顯示,“十二五”以來,廣東與江蘇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在研發經費、研究與試驗發展項目數量、研究與試驗發展人員數量三項主要資料均與山東拉開較大的距離。以2016年資料來看,廣東與江蘇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在研發經費、研究與試驗發展項目數量、研究與試驗發展人員數量均超過1650億元、5萬項、40萬人/年,而同期山東僅為1415億元、3.58萬項、24.18萬人/年。

 張志元指出,山東作為老牌工業強省,在傳統產業具有優勢,但是科技才是第一生產力。資源密集型與勞動力密集型已經不能為經濟發展提供更多動力了,今後的發展需要牢牢地和科技與創新結合在一起。只有掌握核心科技,才能有更強的議價能力,而這都需要本省有更強大的科研與創新能力。加快新舊動能轉換,核心是從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轉換。缺乏科技研發在各省競爭中必然落後,只有從科技研發上取得突破,才能從各維度提升經濟發展。
 
 下好資本市場這盤棋

 Wind資料顯示,截至目前山東A股上市公司共有193家,占全部A股數量的5.5%,排名第六。

 新上市企業方面,2014年首次公開募股(IPO)重啟以來,山東新上市公司數量為47家,低於廣東的215家、浙江的169家、江蘇的153家,首發融資總額347.34億元,IPO企業數量及融資規模均排名第六。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初到目前,山東尚未出現新的IPO企業。
 
 上市和並購重組是企業最快的轉型升級的方式之一。對於山東本地企業而言,如何利用好資本市場推動企業層面的“新舊動能轉換”是亟需思考的問題。

 在利用資本市場力量推動企業發展方面,歌爾股份的案例值得借鑒。公司相關負責人介紹,除了垂直整合產業鏈外,歌爾股份還開展一系列並購活動,通過收購世界頂級音響品牌丹麥丹拿,將集團業務拓展至智慧音響、汽車音響領域;收購智慧穿戴公司Mobvoi Inc.12.5%的股權,加快整合感測器等器件產品。
 
 一位山東當地投資機構負責人就建議,山東應該大力支持企業上市,實現上市公司倍增;以上市公司為主體,以並購重組為手段,全面整合山東的各行各業,形成以上市公司為龍頭、為骨幹的產業組織體系,實現做強產業鏈、做深價值鏈、提高競爭力的產業發展目標。
 
 山東省金融辦資本市場處負責人向記者透露,下一步,山東將大力推動資本市場發展,提升運用資本市場水準,為助推新舊動能轉換作出新的貢獻。一是大力推動“十強”產業企業掛牌上市,加快對接多層次資本市場;二是持續做好規模企業規範化公司制改制,加快培育資本市場主體;三是深入實施並購重組;四是大力拓展債券融資,滿足不同企業融資需求;五是大力培育私募市場,努力打造股權投資高地;六是加強風險監測防控,推動資本市場健康發展。
 
 對於山東私募市場的發展,李文峰認為,山東私募基金業將迎來歷史上最好的發展機遇,這次新舊動能轉換,私募基金要唱主角,要發揮直接融資主管道的作用,這和以往比有很大不同,這本身就是一種融資結構和發展方式的新舊轉換。
 
 李文峰表示,私募基金對區域的軟環境高度敏感。因此山東服務私募基金發展方面有大量的工作要做,這中間僅僅是一個部門動起來不行,要建立起一個高效優質運作的服務系統才能解決問題。
 
 山東全面行動
 
 反思、探究、尋找解決方案,再到付諸行動,率直的山東人用務實的態度詮釋著其對加快“轉換”的渴望與期待。
 
 在政府層面,2018年春節後第一個工作日,山東省委省政府即召開山東省全面展開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動員大會,並發佈山東省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實施規劃。規劃全面闡述了山東目前的基礎現狀、機遇挑戰,明確動能轉換規劃要求,提出“把握全球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趨勢,加快推動新技術異軍突起、新產業培育壯大、新業態層出疊現、新模式蓬勃湧現,積極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形成引領支撐經濟發展的強大動能”的主動方向,以及實現目標等。
 
 規劃中提到,到2022年,山東要基本形成新動能主導經濟發展的新格局,“四新”經濟增加值占比年均提高1.5個百分點左右,力爭達到30%,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現代服務業增加值分別占GDP比重達10%左右、16%、27%左右;在科研的投入方面,規劃提出,到2022年,全省研發投入占GDP的比例由2017年的2.35%提升至2.7%;科技進步貢獻率由2017年的57.8%提升至62%;高新技術企業數量由2017年的6300家以上提升至10000家以上。
 
 重點城市也在積極佈局。濟南新設立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管理委員會,提出5年內將培育10個國家級智慧製造示範工廠,引領帶動100個數位化工廠建設等;青島制定了新舊動能轉換的“施工圖”,2017年以確定推進總投資超過7000億元的200個實際重點專案建設;威海則在推進實施工業強基工程、創新能力提升工程等;此外,淄博、濰坊、棗莊等城市也因地制宜出臺相關佈局。
 
 資本市場上,山東省積極推進新舊動能轉換引導基金的設立,使更多金融資源高效配置到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去年4月28日,山東省召開重大工程啟動會議,開始研究設立新舊動能轉換引導基金。新設基金規模6000億元,優化整合存量基金2000億元,總計形成約8000億元的規模。各地市也在設立自己的專屬引導基金,其中,濟南近日設立2500億元新舊動能轉換基金,重點投向六大領域;濰坊設立600億元新舊動能轉換基金,聚焦做強10個產業等。
 
 山東企業也在回應。以歌爾股份為代表的山東企業積極推進產業升級。公司相關負責人介紹,歌爾股份正通過融入全球高端產業,以產品多元化帶動新業態衍生。
 
 更為廣泛的是,一些外部成功的理念正改變著山東人的衣食住行,在濟南,“潮汐車道”、“預轉車道”試圖緩解交通的擁堵;在青島,“文化共用機制”為市民帶來更加豐富的精神食糧;在濰坊,“互聯網+旅遊”,使鄉村旅遊煥發出嶄新的生機。
 
 山東新舊動能轉換面臨著諸多困難,改革本來就非一蹴而就,但從山東人民呈現出來的率真、務實,記者也看到了當地人民對改革成功充滿信心。山東新舊動能轉換未來還將呈現哪些新的變化,記者將繼續關注。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