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宏觀縱覽/楊偉民解讀高品質發展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3-14 10:30:55
 大陸中財辦副主任楊偉民表示,高品質發展有兩個方面非常重要。一個是投入是高效率的。包括資本、勞動、資源、能源乃至環境的效率。另外一個是效益要比較高。投資要有回報,同時企業要有利潤、員工要有收入、政府要有稅收。
 
 “我們已經不在乎說,某一年或者某個季度增長速度提高或下降了零點幾個百分點,對此沒有必要大驚小怪,也沒有必要驚慌失措。” 8日,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楊偉民在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推動經濟高品質發展記者會上說。
 
 十九大報告提出,中國大陸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品質發展階段,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
 
 2017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建立必須加快形成推動高品質發展的指標體系、政策體系、標準體系、統計體系、績效評價、政績考核,創建和完善制度環境,推動我國經濟在實現高品質發展上不斷取得新進展。
 
 多名全國政協委員在3月8日的上述記者會上也指出,高品質發展應該涉及效率的提高、債務風險的降低,以及實現創新驅動等方面,而淡化經濟增速。
 
 提高效率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指出,今年要大力推動高品質發展。圍繞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堅持品質第一、效益優先,促進經濟結構優化升級。要尊重經濟規律,遠近結合,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實現經濟平穩增長和品質效益提高互促共進。
 
 楊偉民認為,追趕型國家,在發展前期,經濟增長速度都是比較快的。但是當量積累到一定程度以後,質的提升就必然要提到日程上來。他指出,高品質發展有兩個方面非常重要。
 
 一個是投入是高效率的。包括資本的效率、勞動的效率、資源的效率、能源的效率乃至環境的效率。另外一個是效益要比較高。投資要有回報,同時企業要有利潤、員工要有收入、政府要有稅收。
 
 楊偉民表示,應該鼓勵每個行業、每個企業、每個產品都瞄準世界最高水準,進行持續努力,缺什麼補什麼。“如果多數行業、企業、產品都能夠達到世界上最好的水準,那我們就實現高品質發展了。”
 
 過去經濟增長主要依靠廉價勞動力,以及高債務投入或者貨幣投放,未來則需要靠高技術發展,以及勞動生產率提高來實現。因為過去高速增長的動力在減弱,原先的有利條件正在消失。比如無限的人力資源供給,廉價的土地和資源能源,以及貨幣投放條件也在改變。
 
 據記者瞭解,經濟要實現高效率,其實就是要提高投入產出率。也就是說,經濟要實現平穩較快發展,但是要投入更少的人力和資本,以及其他要素資源。
 
 根據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今年中國大陸經濟增速目標被確定為6.5%左右,與去年一致,但是低於去年6.9%的實際增速。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經管學院院長錢穎一認為,把今年的預期目標定在6.5%,比去年實際增長低0.4個百分點,是為了轉變留有空間。
 
 “雖然增長速度的預期目標低了一點,但是工作的壓力和挑戰更高了,因為高品質發展不像追求GDP增速那麼簡單,也很難用一個指標來衡量。所以挑戰性更大。”他說。
 
 楊偉民指出,中國大陸提出高品質發展只是剛剛開始,從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2035年基本實現現代化,再到2050年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現代化強國,整個過程都是追求高品質發展的過程。
 
 “在這個過程當中評價的體系、統計的體系、政策的體系、績效的評價等等都會相應地做出一些調整,但是也不會一次就到位了,而是逐步完善。”楊偉民說。
 
 控債務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出,要防範化解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嚴禁各類違法違規舉債、擔保等行為。省級政府對本轄區債務負總責,省級以下地方政府各負其責,積極穩妥處置存量債務。
 
 多名政協委員認為,中國要實現高品質發展,需要解決債務水準高的問題,進而打好防範金融風險的攻堅戰。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進出口銀行董事長胡曉煉指出,一些機構高負債經營,金融風險很大。所以,對風險一定要早識別、早預警、早處置、早化解。對於有些杠杆率過高的企業,就督促它主動地降杠杆。對於一些脫離主業跑偏的企業,督促它回歸主業。
 
 楊偉民指出,債務涉及到政府、居民和企業。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的顯性債務是穩定的,但是地方政府的隱性債務需要關注。
 
 楊偉民認為,居民債務最近呈現上漲較快的勢頭,要通過控制好房地產泡沫的方式來防範居民債務過快增長,這就需建立新的住房制度和房地產長效機制。至於企業債務,特別要控制國有企業的債務增長。
 
 “因為(債務率)是和債務、GDP相關的,一個是分子,一個是分母,只要經濟能夠保持平穩持續增長,保持在6%-7%的水準,同時讓債務的增長能夠低於這樣一個水準,我們的債務率就會逐步得到下降,債務風險就會得到有效控制。”楊偉民說。
 
 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全國政協大會上發言指出,當前大陸面臨的經濟金融風險主要有兩個:一是實體經濟負債規模較大,而且隱含較多的不良負債,應該利用好當前宏觀經濟企穩向好的時機,及時清理。二是大陸金融資產的流動性太強,現金、銀行存款和理財產品的總量已經大約172萬億人民幣,與GDP相比超過200%。這些隨時可變現的資產會導致整體金融體系的穩定性較差。
 
 “因此,要從根子上改革,調整金融產品結構,引導儲蓄者直接持有流動性低一點的債券或其它證券,提升金融穩定性。”李稻葵表示。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