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公司管理/創業8年3次“死裡逃生” 傅盛:不被嘲笑,何來偉大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2-14 10:52:34
 2月4日,2018獵豹移動全球年會舉辦,獵豹CEO傅盛在會上發表演講,總結了獵豹過去8年“三次反殺”的發展歷程。
 
 “對我而言,成長是撕碎的,極致的,進化的。”傅盛坦言,困難是最大的財富,無論個人,還是企業,都不要自我設限。
 
 以下是傅盛演講精編:
 
 2017年的答卷
 
 2017年,諸多困難的一次集中式爆發:PC大盤萎靡,海外也面臨外部環境變化,Facebook、Google對整個移動廣告網路進行大量調整,收入銳減。
 
 一整年,每三個月,我都覺得是一次考驗。市場上充斥著各種聲音,包括股價表現,甚至境外機構發起對我們的惡意做空。我也目睹了,一批與我們同時代甚至還年輕的企業,在劇烈變化中崩盤,消失,甚或賣掉。
  
 過去一年,獵豹遭遇了非常多的質疑,甚至有人說,你們是機會主義,你們是蒙古騎兵,你們東突西殺。我就想了想這個問題,為什麼會給大家留下這樣的印象?
 
 因為,客觀去看,相比行業對手,獵豹所處的生存環境,變化太快了;不比他們,一開始就拿到了遊戲、直播、社交支付等現金流很好的業務;某種意義上,獵豹一直是在一塊比較荒蕪貧瘠的土地上開墾。
 
 無論如何,奮起反抗是第一步。
 
 這一年,我們加強了組織能力和平臺建設,使其為業務賦能,用實際行動交上了答卷:
 
 老業務煥發活力,國內移動工具銷售增長了50%,公司賬上現金儲備超過30億;
 
 移動用戶逆增長,全球獲取了超過1.76億的新用戶;
 
 八年回首,三次反殺
 
 第一次反殺:浴火重生
 
 PC安全時代,我們當時還叫金山毒霸,同時代的競爭對手有瑞星、江民、卡巴斯基以及後起之秀360。獵豹作為其中一支並不算強大的隊伍,頂住了360最強火力,不惜自我攻擊,宣佈全網免費。一年之內,打掉存量收入95%,推出新業務:網址導航和獵豹流覽器。
 
 試想,本已命懸一線,處在垂死掙扎的邊緣,自我革掉大頭收入的95%,有多難呢?某種意義上,我們犧牲了金山毒霸過去所有的業務積累。我們意識到,如果不壯士斷腕,擁抱這次變化,我們必然消失。沒有第二條生路。
 
 現在結果如何呢?去年,也就是2017,獵豹整體收入近50億規模,而瑞星前年只有幾千萬收入了。這就是一個時代的變化——大潮來臨,唯有擁抱。
 
 第二次反殺:天外飛仙
 
 互聯網時代,我們用PC免費模式重構了商業,從那一批古董級企業中倖存了下來;等到移動互聯網競爭開始加劇,一批安全產品,像91、豌豆莢、茄子、UC等等,各種小的安全工具,巨頭殺入時,要麼投降,要麼賣掉。還是獵豹,殺出重圍。也就是傳說中的那個小酒館的故事,我們決定全力以赴,all in海外移動。
 
 那場硬仗打下來,獵豹變得不一樣了,大家開始真的相信夢想了。當時不少同事,從珠海舉家搬遷北京,參與了那場獵豹清理大師的攻堅戰。
 
 很多人,可能從未想過,我們能從一個總部在珠海這麼一個小漁村走出來,變成了一家全球化的美國上市科技公司。也正因為這一招天外飛仙,才有了獵豹今天全球化業務的基礎。
 
 第三次反殺:跑向未來
 
 還記得,三年前,我去剛成立的廣州辦公室,員工跑過來跟我說,傅總,為什麼我們沒有那麼多創新業務,我們只是做海外呢?我當時給他一個回答,創新要和體量掛鉤。當時,我們只有把一件事情做好的能力,一旦分散精力,或搞所謂創新,就可能喪失大好機會。
 
 然而,今天的獵豹,不一樣了。我們在體量、研發能力和收入規模上,都不是一家小公司了。我們已經是一家有超過20年安全技術和產品積累的企業。我們有能力基於AI和區塊鏈為我們的業務賦能,抓住這個時代屬於我們的機會。
 
 於是,我開始認認真真地思考:能支撐我們跑向未來的,到底是什麼?什麼才是我們最重要的?什麼才是決定性的?
 
 公司的本質是什麼?
 
 一年,我去了火人節,讀了很多書,重新思考很多問題。我在想——公司的本質究竟是什麼?其實第一反應就是收入。
 
 誰對於公司是這麼判斷的呢?網上的評論分子。因為,只要你的收入和股價出問題,他們就覺得你不行了。有時候,我罵一句,你懂個屁,然後就被截屏,說CEO深夜駡街。我心裡想,CEO深夜駡街有什麼了不起?美國總統還白天駡街,不一樣治理好美國嗎?
 
 任何一件事情,我們都不應該簡單看評論。如果我們也和他們一樣,用一個收入考核現在的變化,就會失去真正的內在價值。
 
 有一次,跟一個業務幹部交流,他說,傅總,你不能這麼說我,我的收入漲了。我說,如果我像一個網上的評論分子,只用淺層的收入判斷本質,那我就不應該當CEO。我應該天天在網上發表評論就行了。
 
 我一定要看到更內核的東西。
 
 往下想,如果收入不是公司的本質,總該是業務吧?業務就是產品,有好產品就有一切啊?過去幾年,我們不停嘗試新產品,全力以赴做產品,遺憾的是,一個產品總有它的生命週期。沒有產品是長盛不衰的。
 
 公司的本質不是收入,也不是業務,那麼,是團隊吧?我想了想,這也是一個偽命題。
 
 因為,也許有一天,我也不會在獵豹;也許有一天,大家都不在了。這家公司又安排給了更年輕的一批人,也許獵豹更強大。
 
 賈伯斯離開蘋果10年,雖然有各種各樣的評論,但蘋果的體量比那個時候大了太多了;迪士尼去世了也有幾十年,管理層換了一茬又一茬,但迪士尼給人們帶來歡樂的夢想從未改變,且越來越強大。
 
 最後,我就想起了基因。或者叫文化,叫精神,叫使命。當一群人共同完成一件事情,過程中形成了共同的信仰、認知和信賴的時候,它就開始變成這家公司的基因。不論中間有多少變化,只要這些基因在,就有可能重構這家公司。
 
 公司也是一個獨立的生命體。它自己會成長,會進化,我們只是它中間的一層哺育者而已。我們一起參與過它的創建,已非常幸運。就像一個孩子,你把他生下來,他的每一個細胞,都由你,分裂而來,但有一天,他會和你不一樣,他也會有他自己的獨特性。
 
 當我真正想清楚這個問題時,更加不在意外界的質疑了。太多人沒有深度思考的能力,常常會把最外面的一層——收入做成公司的本質;或者把第二層——業務做成公司的本質。
 
 只要我們意識到,自己有機會建立一家完全與眾不同的公司,並將其注入基因,我們就不會如此盲目迷失,我們就有能力戰勝各種各樣的困難。
 
 大變革時代,機會是最大的成本
 
 互聯網的紅利正在消失,前20年,你只要做好一個APP,就可以打遍全球。今天,只有一個APP是不夠的。我們必須把整個體系和整套打法想清楚,我們才有機會。
 
 我們看到更多成長都在跨界。如果獵豹想再上一個臺階,如何突破自己的能力圈?
 
 可能有人會說,不聚焦了。但今天的競爭手段已經不再是一個單點的比拼,而是一整套體系化的立體競爭。大變革時代,機會是最大的成本。如果我們失去了一個機會,可能就錯失了一個時代。
 
 最大的悲劇是贏了所有對手,卻輸給了這個時代。
 
 如果你只會打鐵,工業化一出現,你就被淘汰了;
 
 如果你只會射箭,火器一出現,肯定被滅;
 
 如果你只會騎馬,坦克一出現,只能投降。
 
 如果我們不去進化,不去迎接新的挑戰,不可能再上一個臺階。所以,無論個人,還是企業,都不要自我設限。有的時候,我們給自己劃定的邊界,其實都是我們腦海裡的邊界。
 
 有一次,我在矽谷見Elon Musk,問了一個問題,我說,你做SpaceX、特斯拉,是不是覺得這件事情能贏,或者你當時怎麼想的?他說,其實我真的不知道我一定能贏,這件事非常難,但我做這件事並不是因為它容易,就是因為它難。難,才有我做的價值;難,才有這個機會取得不一樣的成就。
 
 你更願意成為瓷器,還是彈簧?
  
 我最近經常作一個比喻——你究竟想成為瓷器還是彈簧?
 
 瓷器看上去很美,很堅硬,但遭受一點外力就會碎掉,我們管它叫玻璃心,瓷器心;
 
 而彈簧,就是你不斷有向下施壓的勁道,雖然看上去壓得很深,一旦當它迸發,就會產生比以前更強大的彈力。
 
 當年,我第一次到珠海,每一刻都在想,怎麼讓在金山工作了十年的人,能跟我有一樣互聯網化的思維。
 
 那個時候,夜不能寐,憂慮不堪。有一天,我的一個合作夥伴告訴我,他說,傅盛我發現了,全世界通過合併成立的新公司,90%以上都失敗了,只有像蘋果這樣的公司才能逆轉。我當時看著他說,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如果你早告訴我,也許我就不那麼無知者無畏了。
 
 當時真是生死掙扎,對手四面圍剿,團隊剛合併,還未擰成一股繩。可以說,死法有很多種。沒人相信我們能活下來。只能絕地反擊,別無選擇。也許,沒有選擇,就是最好的選擇。困難,就是最大的財富。
 
 如同尼采的一句話:凡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強大。
 
 獵豹過去七年,尤其2017年,團隊的成長,變化很多。我希望,我們能成為彈簧一樣的人。把所有壓向你的困難、遭遇的失敗,都變成自我吸收的一種機會,一種途徑,一種養分。
 
 三種不同維度的人
 
 這裡分享三種不同維度的人。也是我在斯坦福設計學院的一堂小情景劇課學到的,深有共鳴。
 
 第一種維度的人,喜歡說“No”。別人說什麼,他都說No。如果一個人拒絕接收資訊,就能找出各種理由說No。這是一種最封閉式的人的狀態。
 
 第二種維度的人,喜歡說“Yes,but”。這個東西是挺好的,但是……。比如,我經常聽到,傅總你說的很有道理,但你不夠瞭解我;或者,你講的方向是挺好的,但我們現在的事情還很難做。無數的但是,其實就是無數的藉口。
 
 第三種維度的人,喜歡說“Yes ,and”。這是最好的一種狀態。我們有沒有可能不斷地說,對,不僅如此,我還想要怎樣;不僅如此,我還可以怎樣。
 
 後來我想,人和人之間有差別很大嗎?其實沒那麼多差別。有的時候,我一度都認為自己是一個極其普通的人,直到今天也是這樣。也是斯坦福那次課,他說,你認為自己很普通的品質,可能在別人看來,非常寶貴。
 
 姿態越低,蓄能越大
 
 順著這個思路,我在思考,為什麼自己能夠站在這裡?其中很大的一個原因,我想就是說“Yes,and”的能力。我經常會說,要虔誠地像小學生一樣去看待別人講的東西。
 
 儘管有的時候,別人說的也不全對,的確很多事情證明,你傻;但如果把時間維度拉得足夠長,你知道這個人挺牛,然後信了,其實會發現,越信反而越強大。因為,犯錯誤或犯傻的成本,比起那些不去擁抱而錯失機會的成本,低太多了。
 
 這一年來,我對人的評價發生了重大的變化。如果我和一個人溝通,他說“yes and”很多,這個人就會有機會突破。這件事,我在好幾個人身上都得到了應驗。如果一個人不斷地說“yes but”,我發現,其實無論他過去積累再多,都會遇到自己人生的瓶頸。
 
 人也好,公司也好,只有不斷與外界發生連接,才能真正成長並改造自我。就像一顆樹苗,如果不從外面獲取陽光和水,談何成長?總不能說,靠天地靈氣?況且,靈氣總有用完的時候。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