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陸學者田飛龍:解讀政府工作報告涉港台內容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3-14 11:09:58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田飛龍(中評社攝)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田飛龍日前接受中評社記者採訪,就2018年全國兩會政府工作報告涉港涉台部分作解讀。

 田飛龍表示,今年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之所以略去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因為一國兩制已經包含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將它們並列主要是政策宣傳及歷史習慣性用法,在法理與分類邏輯上未必嚴謹,而且可能過分凸顯了兩制而疏忽了一國。當然,港人對此高度敏感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畢竟一國兩制正在經歷重要的結構轉型與時代更新,其快速發展的深廣度需要國家和香港地方共同加以適應。他也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關係作詳細分析,指出一國兩制並不直接等於基本法,而是高於基本法,是基本法的來源和依據。為保障一國兩制的全面準確實施,有必要發展出真正基於一國兩制的中國香港普通法的共識法理學。

 至於涉台部分內容,田飛龍表示,當前同等待遇仍主要局限於經濟民生領域,未來有必要推進到公務行政層面,讓台灣同胞參與國家治理,共擔統一責任。他也指出,台灣問題必然會隨著中美競爭的激烈化升溫。而台灣問題一旦解決,將會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局面有很好的提升和改善。

 中評社:此次政府工作報告涉港部分內引人注目的一點就是只提了一國兩制,沒有提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時間引發各方面關注和討論。您認為為什麼在論述中沒有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兩句話?

 田飛龍:今年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之所以略去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因為一國兩制已經包含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前者作為上位概念,後者作為下位概念,將二者並列不僅沒有必要,且存在邏輯上的問題,因此只講一國兩制就可以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可能會被一部分香港人理解為完全自治,中央對此是有覺察的。這幾年中央對此有反思和共識,既往講兩制多過一國,現在應當在法律和政策表述上多突出一國,因此聚焦強調一國兩制及其全面準確的理解。
 
 這也進一步涉及到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關係,一國兩制並不直接等於基本法。一國兩制是大道之行,基本法則道成肉身。即便未來基本法有所修改,也仍然符合一國兩制。關於一國兩制的權威論述出於《鄧小平文選》相關篇章,裡面提出了很多問題。比如愛國者治港的問題,當愛國者治港不能得到充分保證的時候就會出現很多關聯問題甚至危及一國兩制的憲制穩定與功能發揮,但是又如何合法合理地加以保障和塑造呢,都是具體實踐的大事。比如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一旦香港發生特區政府無法控制的局勢,中央政府頂住任何壓力都必須要干預。還有五十年不變的有關辯證法理解,很精辟。對香港普選可能紛爭的預測與評價也頗見一流政治家之洞察力。這些是在鄧小平的原初論述中能夠找到依據的,這些年涉港官員或學者都非常重視重新閱讀及闡釋小平同志的原初論述,那裡有著一國兩制的立法原意。

 不能把基本法等同於一國兩制的全部內涵,而基本法也不能被理解為一些香港人所說的小憲法,不完全是其普通法判例體系。基本法是一國兩制得以實施的法律形式,但沒有窮盡一國兩制的全部內涵和邏輯。這也可以解釋得通一地兩檢的問題。一地兩檢雖然不能從基本法中找到單獨條文的支持,但符合一國兩制的精神及基本法的原則。一國兩制是為了香港繁榮和國家更好發展,將香港利益和國家利益相結合。而一地兩檢在原則上符合兩地互惠合作發展的基本要求,所以是符合一國兩制的。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