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新華澳報專文--時力落場參選使北市長選情增添變數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3-14 06:53:04
 澳門新華澳報專文--時力落場參選使北市長選情增添變數

 混沌不清的台北市長選情,昨日又增添新的變數。昨日台灣高等法院對「太陽花學運」占領「行政院」部分進行宣判,駁回檢察官的上訴,維持台北地方法院對黃國昌、陳為廷等二十二的無罪判決。高等法院發言人邱忠義聲稱,依《刑事妥速審判法》規定,此案在理論上不得再上訴。因此可以說,高等法院的二審判決,已經是終審定讞判決。

 這個判決,等於是給時代力量注射了一支興奮劑,因而時代力量立法院黨團總召徐永明表示,年底台北市長選舉,如果民進黨不提名,時代力量不排除推出人選。他說,原因很簡單,因為時代力量實在無法支持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以及柯文哲所謂「雙城論壇」的一些立場和做法。如果「時代力量」推出人選,希望是能勝選、獲得多數市民支持的,範圍不會只是侷限於黨內。但還是尊重台北市黨部主委林昶佐的意願。

 而曾被外界點名是台北市長熱門人選對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昨晚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他很了解,也很感謝大家對團隊的爆發力有所期待,他也已經與幕僚進行評估參選台北市長的可能性,目前雖不排除這個可能,但還是不傾向做這個決定。
 
 倘時代力量確定推派人選參加台北市長選舉,不管是否林昶佐其人,也不管是否時代力量的黨員,都將會對標榜「第三勢力」、「白色力量」的柯文哲市長,構成一定的連任威脅。因為柯文哲的之所以能夠在國民黨的大本營台北市,以大比數勝選,主要就是依靠「太陽花學運」後的民粹氛圍,及「第三勢力」的崛起。最近,隨著二零一八年縣市長選舉與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的逐漸臨近,包括「時代力量」、社民黨在內的台灣「第三勢力」,有意推舉台北市長柯文哲為「第三勢力共主」。

 但現在時代力量卻表達對柯文哲的不滿,揚言要推派人選參加台北市長選舉,這就一方面折射柯文哲的「第三勢力共主」地位受到質疑和挑戰,另一方面也顯示,柯文哲在爭取連任的台北市長選舉中,不但將會失去「太陽花學運」力量的奧援,而且相反還遇到時代力量的襲擊,扯薄其票源。如果國民黨能推出不負眾望的人選,而且內部也能維持團結,說不准就將能充分利用此有利態勢,收復台北市「失地」,並為二零二零年贏取「總統」大選積聚力量。
 
 本來,台北市是國民黨的大本營,只要國民黨團結,市長選舉就基本上能贏。因此,除一九九四年的市長首次民選產生,新黨趙少康落場參選,衝擊國民黨提名的現任市長黃大洲,讓陳水扁意外「漁翁得利」之外,此後的幾次選舉,即使是有「天王級」的宋楚瑜參選,也在泛藍選民吸取教訓呈現理性之下,自動「棄保」,讓馬英九成功爭取連任。
 
 例外是二零一四年的台北市長選舉,由於當年爆發「太陽花學運」,讓「第三勢力」乘勢崛起,而且所形成的社會政治氛圍也極為不利於國民黨。而民進黨出於要把國民黨拉下馬的,將台北市「藍天變綠地」,為兩年後蔡英文參加總統大選創造有利環境的考量,透過黨內初選的「二階段民調」程序,犧牲本黨已經做出必要部署的「謝系立委」姚文智,禮讓柯文哲,讓柯文哲當選,國民黨再次丟失台北市。
 
 正因為柯文哲風頭還勁,國民黨優柔寡斷,其支持者寄以厚望的蔣萬安受惜羽毛,怯戰、畏戰;而現在已經表態願意參選的人馬,不是雖然已經在台北市經營多年,但卻年齡偏大,就是未曾在台北市經營過的「空降兵」,因而能夠獨力戰勝柯文哲的可能性不高。尤其是在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失去對推動兩岸關係進展的主導權,而柯文哲認同「兩岸一家親」的理念,對岸也積極配合他辦好「雙城論壇」及「世大運」,卻使他成為在台北市的行政區域內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代言人」之後,台北市內支持兩岸交流合作的選民,對國民黨失望之餘,就將感情投射於柯文哲的身上。因此,柯文哲能夠勝選的機率就甚高。而且還有部分泛藍選民,在對不爭氣的國民黨不存希望之下,反而樂見柯文哲乘勢參加總統大選,將民進黨「拉下馬」。
 
 在此情況下,民進黨也就頗為頭痛。倘派人出選台北市長,扯薄柯文哲的選票,可能會令國民黨「漁翁得利」,奪回台北市,那就等於是在自己的心臟打進一枚釘子;但倘繼續禮讓柯文哲,就不但是不利於蔡英文在台北市積聚人氣,以利打好二零二零年「衛冕」之戰,而且也因為柯文哲的意識形態尤其是兩岸觀,已經與民進黨分道揚鑣,也將難以合作下去。因此,蔡英文曾試圖以「台灣意識」來「改造」柯文哲,但柯文哲卻繼續保持特立獨行,並不附和「台灣意識」,反而對此有自己的一套看法。這令民進黨基層早已不耐煩,呈現反彈態勢。

 其中市議員參選人希望有民進黨的市長候選人發揮「母雞帶小雞」的作用,帶動他們的選情;也有人認為柯文哲的政治立場已經與民進黨越走越遠,而且兩年後的「總統」大選,說不好柯文哲就不會再是民進黨的盟友,相反倘其也落場參選,就將威脅蔡英文的連任,因而成為民進黨的敵人。與其長痛,不如當機立斷斬斷慧根,與柯文哲作出切割。何況,民進黨也有必須在台北市鞏固基本盤的需要,而這就必須以參選台北市長選舉才能達致。實際上,當年民進黨秘書長李應元就是出於為陳水扁在台北市「固盤」的考量,明知無法撼動馬英九,將會輸選,也要投身下去參選台北市長。
 
 正在民進黨犹豫不決之際,「時代力量」卻要參選台北市長。為何「時代力量」會有如此重大的變化?近因可能是高等法院的判決給予所謂「第三勢力」鼓舞。實際上,昨日高等法院的判決出籠後,就讓某些「第三勢力」人士欣喜若狂,並昏頭亂腦,聲稱這是對北京的「沉重打擊」。這當然也使已經開始對柯文哲的大陸政策不滿的「時代力量」,受到鼓舞,因而錯判形勢,認為這正是「第三勢力」擴大發展的良機。因此,這種狂妄心態,不但在台北市發酵,而且也在台灣各地蔓延。如果是有此想法,就將不但會在台北市參選,而且可能也將會在其他縣市「不缺席」,從而擴大地盤。
 
 遠因則是時代力量已經感覺到民進黨並非是自己的堅實盟友,因為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政策,並不符合自己的「台獨」理念。因而必須「趁熱打鐵」,使得「時代力量」壯大為真正的第三大政黨,及關鍵少數,以發揮對民進黨的監察作用。而參選台北市長,就是表達不甩民進黨的「肢體語言」。
 
 但「時代力量」似乎是錯誤判斷形勢。雖然高等法院對「太陽花學運」作出有利於他們的判決,但這並不等於是「太陽花學運」所引發的民粹主義,仍然是台灣地區的主流民意。其實,通過這幾年來「太陽花學運」及民進黨上台對兩岸關係的桎梏,已經讓部分民眾有所反思。因而「太陽花學運」的效應正在遞減,逐漸消失,「時代力量」的擴充地盤計劃,未必能如願。
 
 當然,時代力量的落場參選,對國民黨卻是好事,可能扯薄柯文哲部份選票,尤其是年輕人的選票。而國民黨卻正就是欠缺年青人的支持,因而這就不但沒有形成「傷害」國民黨的效果,相反還對國民黨有利——與民進黨「交手」而言。因此,國民黨倒是應該「火上加油」,努力促成時代力量參加台北市長以至其他縣市長的選舉。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