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門字豆糖:“咬文嚼字”裡品徽州味道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1-12 23:42:38
 隔了幾道門便聞到了大鍋裡的麥芽糖香,騰騰繚繞的熱氣裡,64歲的字豆糖非遺傳承人金惠民眼神專注,攪動著特製的大鍋鏟,時不時舀起一勺看看稠度,又時不時旋轉電鍋火候按鈕開關。

 祁門金字牌方向,路邊,徽祥裡食品廠。穿過兩道門,是一間燈火通明的廠房。長長的操作臺兩邊,幾位中年婦女帶著食品衛生帽、手套,偶有說笑,但大部分時間神情專注地工作著。只見她們眼明手快,正在快速撿裝面前的食品糕點。

 再往裡走,穿過另一道門,便是金惠民所在的加工坊。大鍋裡飄著香氣,細膩的豆粉、黑芝麻粉早已備好放在一邊。金惠民舀起勺子往下倒,黏稠的麥芽糖漿像一道褐色的小瀑布垂掛。眼看熬得差不多了,金惠民用兩根筷子蘸了一點,慢慢拉開,不破不掉,糖漿像是一片透明的鏡子。“剛剛好。”金惠民聲音並不大,候在一旁的兩位徒弟見狀,立馬行動起來。金惠民將糖漿舀進豆粉和芝麻粉盆裡,徒弟們便開始各自攪拌起來。

 “小時候祁門農村裡過年,家家戶戶都是自己做糖、糕點,為了表達對生活的美好祝願,還用不同顏色的芝麻粉、豆粉拼出‘旺’‘福’‘囍’這些字。但是隨著時代的變遷,經濟的發展,很多人都是在外面買年禮了,慢慢的很多傳統的糕點加工都很少再見到了。”金惠民邊介紹邊停下了手中的活,“我從小就跟著他們一起做,16歲的時候開始做字豆糖,到現在已經40多年了。”

 說話間,豆粉、芝麻粉都拌好了。為了歡慶2018新年到來,這一鍋要做的便是“2018”字樣。與徒弟們低聲用方言交流後,一會兒,金惠民就開始動起手來。

 “其實最難的就是拼字這塊。因為在做之前,腦海中就要把字拆開,然後一筆一劃全部反著拼兌起來。而且對於有撇有捺的筆劃是很難做的,剛剛師傅是想做一個阿拉伯數字的2018。”見師傅忙著做事,金惠民的大徒弟、徽祥裡食品廠負責人汪鎮華向記者介紹到,目前祁門會做字豆糖的人不多了,而金惠民是剛剛申報下來的全市唯一一個字豆糖非遺傳承人。

 汪鎮華告訴記者,作為一名80後,隨著年齡增長愈發懷舊,兒時的味道、物件都能勾起心底甜蜜美好的回憶。眼看著字豆糖的傳統技藝瀕臨消失,他希望能做些什麼。2014年,徽祥裡食品加工廠創辦起來,汪鎮華幾經打聽才從村子裡請來了金惠民,為了能讓師傅安心踏實做事,汪鎮華還請來了金惠民的老伴,兩人一起在廠裡吃住。“做字豆糖第一年,虧了20多萬元。”雖然出師不利,但希望能讓這份傳統徽州味道延續下去,汪鎮華選擇了堅持,加之這些年國家對傳統文化的重視開啟了字豆糖新生命的大門,通過宣傳,字豆糖這枚可食可賞的小糕點日漸進入公眾視野,並愈來愈熱。“去年一年我們光字豆糖的年銷售額達到了60多萬元。”話語間,汪鎮華信心滿滿。

 說話的當空,那邊的字豆糖也完成了拼字,開始了壓實、拉伸程式。只見,案板上的一團慢慢變窄、變長,再變窄、變長,十幾個回合下來,呈現在案板上的,是細細的長條。

 “哢擦、哢擦,”隨著切刀與糖條的摩擦,一片片嵌著“2018”字樣的方形小糖塊出來了,精緻有趣。嘗一片,豆粉與芝麻的糯膩縈繞在唇齒之間,滿口香甜,回味無限。來源: 中安線上(王偉 編)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