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區域經濟/大陸「天下第一村」:3年發債近百億 進行顛覆式改革

http://www.cdnews.com.tw 2017-03-21 11:12:05
 日前,大陸華西村村民委員會實際控制的華西股份公告,擬參股成為稠州銀行第一大股東的定增終止。參股銀行,是主營化纖產品的華西股份轉型金融控股公司的資本路徑之一。
 
 華西村旗下的華西集團,更是早在10年前就已經涉足金融行業,如今效果正在顯現。更大的改變,華西中心村村民股份改革,在今年1月1日正式實施。
 
 在記者幾天的走訪中,這座被外界報導為管理封閉的村莊,卻表現的極度開放,希望外界能對其有更多的瞭解。華西村黨委副書記孫海燕表示,外界對華西村有很多看法,他們希望外界對華西村有個客觀的認識。
 
 13日-17日,記者實地走訪華西村,採訪華西村現任黨委書記吳協恩、華西村旗下華西集團各板塊負責人,還原華西村從工業向金融、服務轉型的變局。

  ▌旅遊板塊年收益數千萬

 江蘇華西村,因“天下第一村”的名號,吸引著眾多遊人。華西村景區北門前的金塔路,也是華西村主要的商業街之一。
 
 張麗(化名)是街上一家超市老闆,來華西村做生意已有十年。剛來華西村時,張麗開了一家旅遊紀念品商店。“當時人多,一個導遊能帶近300人的團隊”。那時店裡一天接待3個團隊,“掙錢就像撿錢一樣”。
 
 但前幾年,張麗發現生意難做了,“遊客沒以前多了,現在導遊一般都帶30人的團隊。”由於旅遊紀念品不好賣了,張麗將門店改做超市,主要為本地人服務。
 
 記者發現,目前金塔路上已看不到旅遊紀念品商店。華西村景區北門旁集體經營的華西村商場,門口雖標有旅遊紀念品的字樣,內部也已是超市模樣,售賣華西村旅遊紀念品的只剩一排櫃檯。
 
 劉海東(化名)要比張麗早來華西村近十年。在他印象中,新世紀初期,華西旅遊業蓬勃。劉海東當時跑三輪車載客,好的時候一天掙六七百塊。後來他將三輪車換成轎車,“只要把車往景區門口一放,就有生意。”
 
 “人少了”是劉海東現在對華西村旅遊業最大的感受。現在他開起了網約車。
 
 “景區現在一年的接待量在150萬人次略少一點,以前多的時候在250萬人次。”華西村黨委副書記、華西集團副總經理包麗君3月17日向記者表示。“以前節假日組織來學習參觀的團隊遊多,八項規定出臺後,這類團隊遊少了,但私家自駕遊多了。”
 
 “我們也在動腦筋拓展,和全國一千多家旅行社都有簽約,現在看旅遊收入還是可以的。”包麗君表示,整個旅遊板塊,一年有幾千萬的收益。投資30億元、2011年投入使用的龍希酒店,去年營收3個億,產生收益1000萬元左右。
 
 ▌鋼鐵業貢獻華西集團過半營收
 
 旅遊業,在華西村經濟中並不佔據重要份額。讓華西村創造財富神話的,是由華西村委會控制的華西集團及旗下龐大產業版圖。目前,華西集團的註冊資本達到90億元,股權結構上,華西村民委員會持股99.9%,華西社區服務中心持股0.1%。
 
 上世紀90年代,在時任華西村黨委書記吳仁寶的帶領下,華西村引進上鋼五廠的線材生產車間。
 
 2002年,華西集團旗下華西鋼鐵、唐山鋼鐵集團華西鋼鐵有限公司(華西北鋼)、華西高速線材廠等相繼建成投產,產業鏈下游企業也陸續設立。鋼鐵業,開始成為華西村的產業支撐。
 
 華西村的鋼鐵佈局,正好趕上了行業“黃金時期”。華西集團2009年的發債說明書顯示,2005年華西集團鋼鐵板塊營業收入達到149.28億元,占華西集團主營業務收入的57.59%。2007年,鋼鐵業務營收已達267.48億元,對集團的主營業務收入貢獻也提高到66.31%。
 
 2007年,華西集團實現淨利潤8.77億元。由華西集團控股75%的華西鋼鐵,淨利潤達到了2.89億元,成為華西集團淨利潤的重要貢獻者。
 
 “那時候趕上了行業的好時候,產品供不應求,掙錢也容易。”3月17日,華西鋼鐵董事長楊永昌說。
 
 但2011年開始,鋼鐵行業開始進入下行週期。華西村的鋼鐵企業也從2008年的歷史高點走下坡路,到2015年,鋼鐵板塊收入128.39億元,僅為2007年的一半。鋼鐵板塊毛利率也從2011年的2.32%下降到2015年的-0.95%。
 
 華西集團的3大鋼企2015年全面虧損,博豐鋼鐵、華西北鋼、華西鋼鐵淨利潤分別虧損403.96萬元、6818.25萬元、2988.51萬元。“2015年可以說是全行業最差的時候,我們也一樣。”楊永昌表示。
 
 效益不好的時候,華西集團一些鋼鐵下游企業選擇給員工放假。虧損的華西鋼鐵沒有停工,仍保持生產。“冶煉企業高爐熄火停工成本巨大,再有就是考慮就業,所以即使虧損,我們也要維持運轉。”楊永昌說。
 
 “從去年3月份開始,鋼鐵行情又好轉了。我們現在一點庫存都沒有,生產完就出貨,訂單已經排到了4月。”按照楊永昌的估計,今年華西集團鋼鐵板塊的收益會比2016年可觀。
 
 包麗君提供的資料顯示,華西集團2016年未經審計營收為266.88億元,淨利潤4.5億元。過半的營收仍來自鋼鐵行業。2016年華西鋼鐵板塊營收169.53億元,淨利潤1.27億元。
 
 楊永昌表示華西鋼鐵絕不會擴張。實際上,華西集團已在考慮鋼鐵這一支柱產業的未來。
 
 “華西通過鋼鐵等傳統產業先發展起來,但現在土地成本、環境容量,都不夠傳統行業發展。如果再這樣一味擴張,今後一定會遇到大困難,所以下決心調整。”3月17日,華西村黨委書記、華西集團董事長吳協恩對記者表示。
 
 ▌華西集團旗下企業208家,3年發債近百億
 
 如何調整,成為擺在華西集團面前的難題。目前華西集團員工人數在2.5萬人,鋼鐵板塊吸納了多數就業。
 
 按照吳協恩的設想,目前還需先行保留傳統行業,同時向服務型行業轉型。村民就業上,能夠安排到服務型行業的就安排,對年輕人則多鼓勵到新崗位。
 
 在談及華西集團的轉型時,吳協恩形容是用時間換空間。“不能和企業一樣直接轉了,還要講時間、方法,這五年先讓我把經濟弄好。”吳協恩說。
 
 2003年7月,吳仁寶退休,吳仁寶的第四子吳協恩全票當選華西村黨委書記、華西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
 
 華西集團的多元化轉型,便從吳協恩執掌華西村開始。2003年投資倉儲物流、2005年進入金融領域、2008年開始投資海運海工、2011年轉做礦產資源、2012年進入農產品(11.450, -0.04, -0.35%)批發行業。
 
 華西集團2016年的一份發行債券說明書顯示,截至2016年3月,華西集團共有子公司186家,聯營企業19家,合營企業3家,旗下企業總數達到了208家。
 
 多元化發展,增加了企業資金需求。
 
 記者掌握的資料顯示,2014年-2016年,華西集團發債頻繁,三年累計發債92.9億元。
 
 包麗君介紹,華西集團近三年發行的公司債,資金用途均為歸還流動資金貸款和補充流動資金。截至2016年末,華西集團債券餘額還有54億元。
 
 目前,華西集團銀行授信總額183億元,已使用了163億元,使用率89%。2016年末華西集團未經審計的總資產533.88億元,總負債357.37億元,負債率66.94%,可動用資金29.34億元。
 
 包麗君稱,華西集團在資金方面的壓力並不大。“如不發債,我們可以解決的”。
 
 ▌金融收益為利潤主要來源
 
 進入金融、海運海工是吳協恩主導。據媒體報導,吳協恩曾表示,金融這方面能拿的牌照儘量拿,不能拿的就參股。
 
 從2005年起,華西村先後成立了融資擔保公司和典當公司,2009年又成立集團財務公司,參與股權投資。目前華西集團已擁有包括投資擔保、小貸公司、村鎮銀行、典當等在內的金融服務企業。
 
 對於選擇轉型金融,吳協恩解釋,“華西集團的轉型方向是服務業,而進軍服務業,最好、最快來體現效應、能打好基礎的,就是金融業。”
 
 華西集團2016年發債說明書顯示,2015年,華西集團投資收益達到27.69億元,占當年華西集團利潤總額的193.25%。包麗君提供的最新資料則顯示,2016年華西集團金融營收16.26億元,淨利潤6.07億元,是華西集團淨利潤(2016年為4.5億元)的主要貢獻板塊。
 
 與之對比的資料是,華西集團內部金融業務營收金額不及鋼鐵板塊的1/10,但利潤卻5倍於鋼鐵板塊。
 
 海運海工板塊,則未扭虧。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航運公司大多虧損,以拋售船隻的形式來降低損失。吳協恩認為這是進入航運業的千載難逢的時機,華西集團於2009年低價購買了5艘二手船,開始涉足航運行業。
 
 3月17日,華西集團海運海工板塊負責人呂蘇君表示,目前華西集團擁有10艘海運船,年運輸能力2500萬噸。“2010-2013年行情不錯,2015-2016年後又是低谷。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這兩年都很困難。”
 
 華西集團披露的資料顯示,負責海洋運輸的寶立國際、海洋工程業務的華西海洋工程,2015年均巨虧,分別虧損5949.71萬元和1.28億元。
 
 2016年,華西集團的海工板塊仍未扭虧,海工業務營收2000.91萬元,淨利潤虧損2.26億元。
 
 呂蘇君介紹,海運海工業務對資金、裝備、技術要求都很高,資金主要靠集團籌集,目前集團已經提出不再增加固定資產投入。“做海運海工,也是希望做起來後,給集團更多的發展機會,可以參與到更多領域中去。這塊業務投入期結束,今年的海工業務收益會比前兩年有較大增幅。
 
 ▌華西村村民福利、分紅年開支超兩億
 
 在吳協恩看來,外人並不瞭解華西,或者只是看到了華西的一面。“華西本身是個村,又是一個企業。”因2001年吳仁寶主持的“幫帶”,形成了大華西村。大華西占地3.5平方公里,人口3.5萬人,從華西一村,依次排序到13村。
 
 華西三村的老朱表示,大華西村民每年能領到現金福利,過節發放油米等,工作上也會被安排進華西集團下屬的各個工廠。
 
 負責大華西各村莊事物溝通、協調的大華西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張中祥表示,華西村每年用於大華西村民的各項福利開支,接近一個億。
 
 “2002年,周邊20個村合併成13個,由華西村幫帶,土地歸華西村統一規劃使用,當時華西村支付了8000萬,2016年這筆費用增加到了9600萬元。”張中祥說,這筆支出會一直持續下去,並且只會漲不會降。
 
 接近一個億的開支中,村民口糧款(即老朱口中的每年能領到的現金福利)支出占大頭。
 
 張中祥稱,按照每個村民土地多少,村民每年獲得的口糧款從950元/人到1150元/人不等(初期以大米實物發放,現為現金)。各項支出還包括老年人的保養金、各村公共設施維護運營開支、村幹部工資等。
 
 原華西村村民,則不在這13村中,他們如今居住的地方,位處大華西中心,被當地人稱為華西中心村。
 
 “華西中心村現在有900戶,2000多人,基本都在華西集團工作,去年的年人均收入在9萬元左右。”3月17日,華西中心村村委會副主任瞿全興稱,9萬元的年均收入,包括村民從華西集團獲得的分紅。
 
 包麗君提供給記者的資料顯示,2016年,華西村向中心村村民支付的分紅金額達到1.18億元,這一數字在2014年、2015年分別是9506.34萬元、1.05億元。除分紅之外,華西中心村村民還享受住房、免費體檢、旅遊、教育培訓等其他福利。
 
 不過對中心村村民的分紅並不是全部發放現金。“20%以現金的形式發放,80%留在中心村村民委員會,作為再投資資金使用。”瞿全興表示。
 
 自1993年組建至今,華西集團有過10次增資,均來自華西村民委員會,增資金額最少3.8億元,多時16億元。村民通過村民委員會持有的華西集團股份,也由2003年的10%左右,增加到目前的24%左右。
 
 在華西中心村實行了多年的二八分紅模式,如今被吳協恩實施的股份改革取代。
 
 包麗君稱,華西村支付大華西村民福利、中心村村民分紅的資金來源,絕大部分來自持有的華西集團股份分紅。
 
 “村民說的80%作為再投資,用現在的說法其實是期股,20%是獎金。這種模式下,中心村村民在企業無論幹好幹壞,都不影響他得到的獎金,大鍋飯。”吳協恩解釋,從今年1月1日起,華西中心村村民不再實行二八分紅,而是通過股份改革,憑藉持股享受全額現金分紅,在企業中則與外來員工同工同酬。
 
 包麗君給記者舉例:“比如在集團工作的中心村村民,按照以前的二八模式,假設一年下來有100萬的獎勵,這裡面20萬作為獎金發下來,剩下的再投資到村委會中。現在股份改革,把股份與獎勵的關係理順,村民競聘上崗後,按照同工同酬原則,在企業獲得相應的獎勵,其作為中心村村民的優越性,則通過每年村委對其持有的股份分紅體現。”
 
 在新的股份分紅模式下,中心村村民間接持有的華西集團股份將在較長時間維持在24%水準,不再增長,村民委員會集體控股部分,也將會視發展情況,拿出一部分,預留給合夥人制、股權激勵等吸引外部人才機制,但仍會保持集體控股。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