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雜誌438期/下波疫情高峰迫在眉睫 到底該不該打疫苗?

http://www.cdnews.com.tw 2010-01-06 03:05:28
文/編輯部

 國光生技品質保證處副總陳建輝半年來,都是上午八點半上班,半夜三點半下班。回到潭子山下家中泡熱水、享受簡短睡眠前,他一定打開電視,看有沒有發生大事。 

 「出問題機率可能是百萬分之一,但對我來說,只要出現一個,就是我(的責任),」陳建輝說。從藥物品質協會轉戰產業兩年半,他戰戰兢兢,頭髮也白了。

 在接受採訪的當天早上,媒體才以頭版報導,七歲男童施打新流感疫苗,疑似引發過敏導致敗血症死亡。之後幾天,男童的父母決定讓小孩接受解剖,釐清死因。鏡頭前,母親聲淚俱下,悔恨自己簽下同意書,讓小孩打了疫苗。

 台灣施打新流感疫苗至今一個月半,社會對疫苗的不安持續擴大。推動一個半月來接種率呈現停滯狀態約二二%。到底疫苗安全嗎?為什麼出現四個接種後死亡案例,卻沒人相信衛生署專業的保證?

 全民打疫苗 錯了嗎?

 前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局長蘇益仁認為,疫苗本身沒有問題,如果出問題,應該注射同一批號的十多萬人都有問題;但現在都是零星個案,應與個人體質有關。

 但是,他也指出,依照過去經驗,這麼大規模的疫苗注射,一定會出現不良反應個案,疾管局一定要明快處理,才能讓政策順利推行。

 負責新流感疫苗十八歲以下的未成年臨床試驗,台大小兒感染科主任黃立民解釋,先進國家因為具有疫苗監視系統,監控疫苗施打後可能產生的不良反應,並做後續追蹤。國內至今卻連很多疾病的發生率都不知道,如孕婦各產程流產率也多引用國外數據,政府不花錢,學者也不做研究,該有的制度還沒上路,就因疫情緊急,被迫進行全面接種施打。

 前衛生署長、中研院院士陳建仁也忍不住跳出來指責,疾管局資訊不夠透明,如出現新流感不良症狀的人,是否從症狀一開始就嚴密監控?除了公布不良反映的人數,也應公布有哪些症狀、打的是哪一批次,什麼時候施打的、追蹤結果如何?「資訊不完整、透明,很難說服民眾,」他說。

 為什麼沒有準備完全,就急著推全民施打?為什麼不更清楚對人民說明:施打疫苗本來就可能因個人體質不同而產生不同的風險,成功率也有上限。有人甚至因此懷疑,政府為了推新興產業(疫苗),不惜用全民替國光疫苗做「臨床實驗」。

 誰是國光疫苗的關係人?

 國光疫苗的成敗,的確有很多重量級的利害關係人。

 三年前,前誠洲電子董事長廖繼誠擔任董事長任內,決定投資擴廠,籌建流感疫苗廠,國光也與全球第六大疫苗廠Crucell策略聯盟,國光負責Crucell銷往歐洲四十三國季節流感疫苗的前期生產。

 然而,去年卻出現資金缺口二十五億,有一個月,建廠完全停擺。「大家都不認為我們會做起來,」國光生技總經理魏逸之說。

 時任董事長的前衛生署長李明亮,請來前奇美醫院院長、國民黨大老詹啟賢幫忙。「我上午接董事長,下午債權人就上門。我要他們給我三個月籌錢,」詹啟賢回憶。

 他自掏腰包,以取得朋友的同意出錢;等資金累積到某個程度,總算贏得八家銀行聯貸和增資共二十三億挹注,工程得以繼續。

 五月,拔高五層、層寬千坪的新疫苗廠終於完工。H1N1的疫情也愈來愈緊繃。

 疫苗只有七成保護力

 六月,詹啟賢說服Crucell,讓原來要生產季節流感的廠,改生產新流感疫苗,以一劑一九九元,贏得政府標案。消息一出,卻出現「國光低價搶標」、「為何給從沒做過流感疫苗的公司生產疫苗」的各種質疑。

 「我們是依國際採購法,招標進來的,外商是私下議價的方式進來,我們卻要背所有的黑鍋,說我們私下搶標、圖利,」魏逸之說。

 從國發基金、到八家銀行聯貸、從詹啟賢、到馬總統,在政府明確政策採購下,國光疫苗的企圖心不容小覷。國光團隊生產好疫苗的努力,也挺真誠。

 為了控管品質,他們從上游源頭材料嚴密控管。

 剛從歐洲查了五個廠回來的陳建輝舉例,國光對桃園與雲林的蛋供應商要求各種繁複的細節:不能使用含氨基鉀酸的飼料、或者有抗生素的疫苗;飼料廠上不能有麻雀飛過、附近不能有機車通過;收成的雞蛋,只能是兩百天日齡以上的雞所下的蛋、直接下到地面,不能有糞便的雞蛋;更別提人員該怎樣消毒,怎樣更衣,都嚴密輔導。

 結果,國光在十一月臨床試驗結束時,曾公開說明疫苗不僅符合歐盟有效標準,甚至遠高過標準;陳建輝也強調,每一批疫苗製造完成後,除了內部品保檢驗,藥檢局也還要檢測。疫苗品質,應該沒有問題。但是,推動施打疫苗過程中,無意或有意的「溝通」問題,卻引起了全民對疫苗的「信心」問題。

 到底,我們該不該打疫苗?

 前衛生署長、民進黨立委涂醒哲,比較沒有政策推動包袱地指出:疫苗施打有可能產生副作用或併發症,甚至死亡,但與感染新流感引起的併發症相比,機率仍然低很多,因此,國人仍應接種疫苗。 

 但他也在《聯合報》上坦白提醒,即使成人接種疫苗,也只有七成保護力,衛生署應誠實告訴民眾,否則四分之一無效的民眾,反而會因不小心而感染。

 「疫苗還是預防新流感最符合成本效益的作法,」陳建仁說。衛生署估算,國內尚未接種疫苗也不曾感染新流感者,約佔總人口數五○到七五%,下一波疫情的發生迫在眉睫。人民為何不相信政府、不相信專業?恐怕才是疫苗風暴後更該思考的課題。

(沈子涵整理 來源/《天下雜誌》438期2009年12月30日~2010年1月12日)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