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訊雜誌第263期--人物春秋/落拓江湖一書生------悼好友王書川先生

http://www.cdnews.com.tw 2007-09-01 10:26:40
◆郭嗣汾 資深作家

  王書川的散文樸質、清新,多描寫離亂年代的悲觀離合,內容充滿啟迪人生的哲理。在小說方面,多以戰爭為背景,平實自然,不矯揉造作,文如其人。

  老友王書川兄於7月25日病逝於台北國泰醫院,當他的公子打電話通知我時,不禁熱淚盈眶。不到一個月前,我得悉他生病住在國泰醫院,當時我甫由大陸旅遊回來,立即到醫院去看他,在他的病榻旁,我們長談了兩個多小時,原來我很擔心他恐因說話太多,有礙身體,但他情緒極佳,向我談他的病情,他洗腎已有一段時間,每週三次,他住院是因為心臟的心導管阻塞,醫生正在評估開刀治療,不過當時我看得出他的身體相當虛弱,看護小姐告訴我他吃得很少,腳部腫脹,行動也不方便。想不到他這麼快就因腦溢血辭世,享壽88歲。

盛年勃發

  書川兄生於民國8年,和我同年。他生於山東省淄博市。從他在民國90年出版的自傳《落拓江湖——回首天涯路》一書中,寫盡了他一生中顛沛流離、艱苦奮鬥的生命歷程,也寫出了一個人的奮鬥成長和成功的經歷。早年,他親身經歷和參與了八年對日抗戰,以及四年的國共內戰,出生入死,從最卑微的基層做起,正如他自己寫的:「一路走來,在饑餓中掙扎,在戰火中死拚,在鮮血中滾爬,在屍堆中號哭,在死神的魔爪下逃生。」書川兄在19歲那年,辭家參加抗日戰爭,25歲參加「青年從軍」,輾轉全國各地。38年初,隨軍退到浙江,曾任四明縣代縣長。隨後即撤退來台,寄居高雄。當時住在壽山下小木屋中,舉目無親,但他不屈不撓,一面自學充實自己;一面加強寫作,逐漸在南部文壇,嶄露頭角;民國42年,在高雄大業書店出版散文集《北雁南飛》。之後數年間,先後出版《花箋憶》、《藍色湖》、《簾裡簾外》、《王書川散文集》等,以及小說《瑞典之花》、《歸夢》等,都是在早年的成名之作。

  在那段時間中,書川兄除了在文藝方面有了成就,他同時也進軍政治圈,民國44年,他競選高雄市第三屆市議員,在高雄,他毫無淵源,一無憑藉,又是一個外省人,敢出來競選,實在是有相當的勇氣與決心,但首先他獲得同鄉會的全力支持,同時他一直在服務民眾方面,付出了極大的努力,對市民婚喪喜慶、急難事故,莫不熱心伸手幫助,一步一腳印,結果獲得了最高票當選,之後又連任了第四、五兩屆議員,足證他人脈豐富,問政服務有方,以致深得人心,堪稱實至名歸。而那時候,他才35、36歲的盛年。

文藝活動

  也在擔任議員的同一年,他和青年女作家王黛影小姐結婚,這也打破了高雄市本省小姐嫁給外省郎的禁忌,由於愛情偉大的力量,黛影也無視於他身世背景,他們在市府大禮堂舉行了空前盛大的婚禮,但新婚後仍然住在他用甘蔗板搭成的小木屋中。黛影也是一位成名的女作家,她從小受日本教育,但在自修苦讀下,奠下了國文基礎,曾出版有長篇小說《不歸鳥》、短篇小說《後塵》等多種。文筆綿密細緻,心理刻劃深刻,其短篇小說《後塵》曾由韓國作家權熙哲翻譯,在韓國文苑社出版。成婚迄今,育有子女三人,先後在國外深造,學有所成,均已成家立業,為社會中堅分子。

  民國53年,書川兄和尹雪曼兄在高雄成立中國文藝協會南部分會,雪曼任理事長,書川任祕書長,當時在南部的作家包括郭良蕙、艾雯、郭晉秀、邱七七、司馬中原、郭嗣汾、墨人、陸震廷、王牧之、馬各、彭邦楨、張放、司馬青山、李鳳行等,都是會員,大家經常聚在一起,切磋寫作,為南台灣帶來了濃濃的文藝風潮。同時書川又和馬各(駱學良)、尹雪曼三人合作創設了「新創作出版社」,出版了當時知名作家不少作品,另外「自由中國創作小說選集」也由他們三位主編,網羅了當時全國知名小說作家的精選作品,交由台南經緯書局出版。此書銷路甚佳,印行數版,是民國40、50年文藝界一大盛事。

  在那些年代中,我家住左營,但在台北工作,每次返南部,必定與書川兄等南部文友聚會,聚會的地點多半在大業書店陳暉兄處見面,然後去吃飯喝咖啡聊天,後來也多次代表中國青年寫作協會,和資深作家南郭老連袂赴高雄開會或是辦文藝活動,全都由書川接待、安排開會活動等行程,盛情招待,令人難忘。

  書川兄遷居台北後,我們都參加了中國文藝協會和中國作家協會、青溪新文藝學會的經常活動,時常在一起。十年前,更由書川邀約與魏子雲、王聿均和筆者四人每兩月聚會一次、輪流作東,有時也邀請其他作家參加。直到兩年前子雲兄逝世才停下來,想不到今年5月、7月,聿均、書川又相繼辭塵,回首前塵,感傷備至。

  民國87年,作協應大陸徐霞客研究會之邀,邀選二十餘位作家詩人赴貴州盤縣開會三天。當時魏子雲、書川和筆者也應邀參加。除了開會之外,先後到貴陽、黃梅樹大瀑布、黔西、昆明、石林、大理、麗江等地,循得霞客旅遊足跡,探訪古蹟名勝,收穫良多。

  近年來,書川兄創作不斷,除了在台北各大出版機構繼續出版《王書川自選集》、《鄉野傳奇》、《勞燕北飛》、《落拓江湖散文集》、《比翼雙飛》、《緣與願》、《紅樓春夢》,以及自傳《落拓江湖——回首天涯路》等,並在北京新現代出版社出版《浮生小趣》散文集。直到今年5、6月間,還在《文訊》、《聯合報》副刊發表文章,創作不輟。除了致力創作之外,他在1997年二次回山東家鄉探親時,有鑒於家鄉文化的落後,慨然捐贈人民幣五萬元給設在淄博市的博山圖書館,在館內闢建「書川書屋」,購進古典書籍及兩岸現代文學等書籍千餘冊,以及他本人的文集書刊,蔚為大書庫,以嘉惠家鄉學子。

老友辭逝

  書川的散文樸質、清新,多描寫離亂年代的悲歡離合,內容充滿啟迪人生的哲理。在小說方面,多以戰爭為背景,平實自然,不矯揉造作,文如其人。

  書川和我同年出生於民國8年,那年正是五四運動的一年,那年出生的作家,記憶所及的還有孟瑤、張秀亞、潘人木、劉枋、王聿均、羅蘭等幾位。可惜除了羅蘭大姊及筆者還健在,他們都先後辭世,徒留哀思。走筆至此,哀傷愴涼的心情,正如古人詩句:「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