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社評--兩岸政治協商的錯誤想像

http://www.cdnews.com.tw 2013-06-14 07:36:20
資料照片
 自從二00八年六月以來,兩岸已舉行了八次會談,簽署了十八項協議,當前的兩岸關係已經與二00八年前大異其趣。然而,雖然兩岸關係和解,兩岸合作進展神速,但似乎只要一提到「政治對話」或「政治協商」這四個字,很多人的神經就緊繃起來,有如大敵壓境之感。我們認為,台灣內部對政治協商存在太多的錯誤想像,應該予以導正,否則不利於未來兩岸關係的前進。

 根據二00八年五月二十六日及二十九日兩會的函件,兩會是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恢復協商,而「九二共識」即是具有政治意涵的協商基礎,因為它處理的是有關「一個中國」的紛歧。換言之,兩岸的協商是有政治的基礎。

 再從協商談判人員的組成來看,雖然名義上仍然是兩會協商,但實際上都是兩岸的主管機關官員在談判。這種官員對官員的模式,就是對治權某種形式的默認。兩岸金融主管部門所簽署的備忘錄,也是兩岸的金融主管部門首長簽名,這一切都說明了,不管議題是否涉及政治,協商談判的團隊是以政府為主,而政府即是治權的象徵。

 其次,再從議題的性質來看,雖然兩會協商原則是「先經後政」,但兩岸為什麼要簽協議,就是因為這些協議都涉及到公權力的行使。或者說,任何議題或合作,如果不涉及公權力事項,只要民間願意即可,根本沒有必要簽署協議。換言之,兩岸簽署的協議都是涉及公權力的行使,幾乎每一項協議內部也都建立了主管機關的聯繫窗口,這也是某種承認治權的形式。

 無可諱言,所謂政治議題,並不是一刀切的是否問題,而是程度的問題。政治議題有高低階之別,兩岸已簽署的協議,可以說是經濟議題,但也可說是最低階的政治議題。兩岸現在要談的互設辦事機構,則是中低階的政治議題。雖然兩岸互設辦事機構不是國與國關係的外交領事機構,但就其處理的事務而言,必然有所重疊,而且雙方均會有政府官員派駐在兩會互設的辦事機構中,其政治意涵超越了過去所簽署的十八項協議。

 至於高階的政治議題,例如軍事互信機制、和平協議、乃至於台灣的國際空間,或者兩岸關係合情合理的安排,均屬之。無可諱言,這些議題的協商需要滿足更多的條件,包括兩岸的互信、台灣內部的共識、以及國際的支持等等。我們認為,兩岸兩會每一次會談、每一項協議、每一次交流,都有某種程度的政治意涵,也都會影響到兩岸接下來的每一步發展。因此,我們現在需要擔心的,不是兩岸之間要不要政治對話,而是如何從低階、中低階,進而到高階的對話中,深化彼此更深入的理解,強化彼此更理性的態度,才有可能為台灣,為兩岸找到更令人嚮往的未來。

 總而言之,政治對話早已存在,政治意涵也無所不在,我們不必聞政治對話而變色,而是要思考如何創造有利於我們自己的政治對話。
 
【中央網路報】